任正非最新讲话:4年20万人的拼搏,华为基本建立了自己的平台!

任正非:全球经济长期衰退,华为要把活下来作为主要纲领-芯智讯

9月19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近期与ICPC(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基金会及教练和金牌获得者的学生的谈话纪要曝光。

在这份碳化纪要中,任正非指出,“我们即将进入第四次工业革命,基础就是大算力,第四次工业革命波澜壮阔,其规模之大不可想象。而今天的年青人是未来大算力时代的领袖,二三十年之内的人工智能革命,一定会看到年青人星光闪耀。”对此,华为将拥抱全世界人才,愿意与学术界共同培养信息领域的优秀人才,但绝不垄断人才。

任正非还谈及被美国制裁问题,他表示:“美国制裁对我们来说确实是压力,但压力也是动力。打压之前,我们把基础平台建在美国。经过这四年的攻坚,20万员工的拼搏奋斗,我们基本上建立了自己的平台了,将来和美国的平台不一定在同一个基础上运行,但互联互通是一定的。”

当任正非被问及是否是“苹果粉丝”时,任正非回答道:“因为我女儿在美国读书,如果不用苹果,她上课就很不方便。我们不要排外,我们也经常探究苹果的产品为什么做得好,也能看到我们与苹果之间的差距。有一个老师是很幸福的,可以有学习机会,有做比较的机会。如果从这些角度来说我是果粉呢,也不为过。”

任正非还表示,未知就叫科学,当今世界,科学和技术的边界越来越接近,科学转化为技术的时间越来越短,如果等到大学把理论完全研究明白再去进行技术开发,就已经没有先发优势,没有竞争力了,所以华为每年大约投入30-50亿美金用于基础理论研究,与大学一起共同研究看似无用的科学。

以下为《任正非与ICPC基金会及教练和金牌获得者的学生的谈话纪要》全文:

感谢ICPC基金会主席及十几位教练带了58位各国世界计算机竞赛的金牌获得者,来我们公司考察与竞赛。我们会继续支持你们的全球活动,也希望通过你们将全球大学生数学、物理、生物……竞赛引进来,我们同样给予赞助与支持。

一、我们即将进入第四次工业革命,基础就是大算力,今天的年青人,明天有可能就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领袖。我们支持竞赛的目的是要为年青人搭建一个绽放生命火花的舞台。

团队协作既是竞赛致胜的基础,也是维持生存的基础,更是人类更加繁荣的需要。我们需要彼此紧密合作,大家互相聚在一起,相互激发和挤压,就会有新的科学技术爆发出来。这次,来自25个国家的精英们欢聚一堂,我们认识了,就有了共同交流的平台。教练与学生、学生与学生、赛队与赛队之间可以互相激发,可能就留下了火种,擦出了火花,年青人们把火种带回祖国,去点燃了自己国家的大火。新的科学技术一定能创造更多的社会财富,消除贫困,使人类的生活能够改善,走共同富裕的道路。

第四次工业革命波澜壮阔,其规模之大不可想象。今天的年青人是未来大算力时代的领袖,人类社会对你们具有很大的期望,二三十年之内的人工智能革命,一定会看到你们星光闪耀。

二、华为一贯秉持发现、发展人才,但绝不垄断人才的原则。坚持开放,拥抱全世界人才。

世界的发展离不开技术的进步与人才的交流,更快的速度和更好的人才是国家繁荣的基础。华为愿意与学术界共同培养信息领域的优秀人才,但绝不垄断人才。这些人才在华为锻炼、学习、成长之后,将来各自回归他们的祖国,也有利于各国信息产业的振兴。

三、对于竞赛,我们会长期稳定地支持发展,赞助全球和各区域大赛的组织。华为愿意赞助ICPC教练、参赛人员等来中国交流。华为资助竞赛不以华为为目的。我们不仅要坚持,还要加大对这类活动的赞助。

支持未来ICPC全球赛在中国的举办,并邀请优秀选手和教练来中国多走走、多看看。比如北京、深圳、杭州、上海、贵州……,也可以去新疆、西藏等边疆省份感受一下,还有一些小县城也非常漂亮,值得去看看,了解中国的产业发展与城市建设;坐坐高铁,体会中国的发展速度;喝喝咖啡,吃吃烧烤,感受中国的美食和文化氛围。

除了支持或协办全球软件大赛,我们也要支持其他学科的竞赛,例如信息、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学、神经网络……等,对这些学科的青少年逐步开始支持,激发对科学研究的兴趣,从而促进基础科学的人才培养。

四、我们会开放全球的园区,支持ICPC在华为园区举办的比赛,同时也会对大家开放研发区,邀请年轻人才来体验华为的工作环境。

华为愿意面向全球优秀青少年开放信息领域的技术难题、开放实习与研究机会,帮助接触华为的端边管云平台、参与攀登珠峰的基础和前沿探索;也可以通过多种渠道,比如组织难题挑战赛事、黄大年茶思屋的开放研讨等,让青少年了解产业现实的挑战,在做题突破中能够得奖,这样就节省了勤工俭学的时间用于更好地学习,通过这个过程,也能让年轻人更好地成长。

现场问答环节:

俄罗斯ICPC教练:我作为ICPC冠军队教练已经10年了。很多公司支持人才发展,但可能因为与业务没有直接的关系,他们就不太愿意支持大规模竞赛如ICPC。自从华为在本地建立起了资源中心,支持竞赛,一切都发生了很大变化。我发现华为不仅是为了招聘人才,更多的是帮助本地社区去发展人才。我们获得了竞赛部门的大力支持,我的冠军团队也有25人加入了华为各个部门。我想问,华为为什么觉得支持竞赛对业务发展这么重要,或者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呢?

任总:俄罗斯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叶卡捷琳娜引进了西方的绘画、音乐、哲学……,同一个时代,中国清朝走的是闭关锁国的道路,因此俄罗斯早于中国实现了工业化。在此基础上,基础理论研究得到前苏联的重视,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例如茹可夫斯基、门捷列夫、罗蒙诺索夫、波波夫……。近期比如,前苏联六十年代有位科学家彼得·乌菲姆契夫,最先发现钻石切面有无线电反射功能,但前苏联研究了半天觉得这个东西没用,为什么?因为做不到,没有意义,所以批准了数学家的论文公开发表。但美国人看了以后,如获至宝,花20年时间把F22隐形飞机做出来了。

华为公司虽然是一个商业公司,但是并不是唯利是图的公司。比如说我们资助竞赛是真心诚意的,并非是要获得人才,以后我们还加大竞赛活动的赞助。刚才跟Bill主席喝咖啡,我们讲了希望通过你们把信息、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学、神经网络……的竞赛都可以引到中国来。跟我们有关无关,我们都可以给予支持。就像Bill主席讲的,科学技术要用于创造更多的社会财富,消除贫困,走共同富裕的道路。

Sun Teck(新加坡国立大学副教授、IOI成员,新加坡信息奥赛主席,前ICPC赛队教练):首先,感谢华为大力支持我们训练学生并参加竞赛。其次我想介绍一下另外两个竞赛组织:一是IOI(国际信息学奥赛),是ICPC的下游合作伙伴,主要是去发现、培养人才。IOI遇到一些问题,90多个国家加入,仍有柬埔寨、老挝、文莱、缅甸等很多国家没有加入,这些国家需要我们的支持,这和华为传播信息技术、连接世界的愿景也是一致的。已经加入IOI的国家也面临一些问题,比如没有足够资源去培训学生因而很少赢得奖项,从而没有机会参与到ICPC,希望华为能够帮助IOI的发展。另外一个是EGOI(欧洲女生信息学奥赛),是专门为女子办的,这是一个很好的趋势。今天的58人里只有一位女生,占不到2%,关于如何实现竞赛中的性别平衡,希望华为能够支持。

任总:新加坡立国时,李光耀定了两个最重要的政策,第一确定了国家语言为英文,连接了一个非常大的世界;另一语言是汉语,准确来说说是普通话和简体字,这样就把两个大世界都连起来了。今天我们进行计算机竞赛,就要统一计算机的语言,统一大算力时代的标准,通过我们喝咖啡,通过我们交流,消除我们之间的障碍和隔阂。

这次我们把参加的25个国家连接起来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点燃你们国家的大火。欢迎教练和年轻人,随时到中国来,你们已经加了我们很多同事、朋友的通信方式了,可以保持沟通和联系。今天你们这些年青人就是我们永久的伙伴。除了ICPC,我们也要支持IOI,以及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学、神经网络等学科的竞赛,一起促进基础科学的人才培养。

Meza(智利圣玛利亚理工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ICPC拉美地区主管):我感到很骄傲,因为一位拉美选手获得了本次冠军,当然我们还有很多优秀学生。或许是因为美洲有相关限制,在拉美,华为的工作机会不多,华为是否欢迎拉美人才来实习,比如来中国会不会有一些系统化的支持?

任总:无论是拉美还是其他国家的优秀人才,我们都欢迎到华为来。我们有个网络平台叫“黄大年茶思屋”,学生可以在上面联系相关专家沟通,如果专家觉得你应该到中国来面对面地一起实习,都是可以的。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美国倾举国之力打击的5G是谁发明的?其中的Polar码是谁发明的?是土耳其的Arikan教授。他十几年前发表了一篇数学论文,发表两周以后我们发现了这篇文章,就组织了数千科学家和专家研究解析并工程化,才做出了今天领先世界的5G。所以,天涯何处无芳草?到处都有优秀人才,当然大概率是在美国。天才从哪个地方冒出来,谁都不知道,欢迎在网络上和我们的专家沟通。

北京大学教授、ICPC亚洲东部区域竞赛总监:过去的十几年中都是美国公司在赞助,但从几年前华为开始赞助全球性的活动,终于中国公司也能站出来赞助全球的教育活动,我们感到非常自豪。我想请问您对高等教育有什么样的期望?

任总:我们不仅要继续资助活动,而且我认为资助力度还不够,要继续加强。

高等教育应该因材施教,不要老强调统一的教材;中小学教育,“不要输在起跑线上”这个口号,我认为是不正确的,不能让优秀的学生等跑。中国教育一定要振兴起来,华为公司这些年由7000多位高鼻子的外国科学家、专家,13800多位留学生,大多数是博士,再加上十多万咱们中国的优秀学生,组成研发队伍,才扭转了困难。如果美国将来关闭一些学科,不允许中国留学生去留学的话,那我们就只能从中国大学获得人才,大学不能同质化。

法国选手:有一种科学研究叫无用研究,说它无用其实是短期还不知道它应用到哪里,这种研究可能主要是由大学而不是公司完成,但其实这种研究长期来看是非常重要的。华为对这种这类无用研究的是什么看法?华为会不会投资这类研究?

任总:什么叫科学?未知就叫科学。现在大家都知道,美国在科学研究上自由化程度是比较高的。在二战前,美国基础研究是很薄弱的,基本上是依赖欧洲的理论来支撑其工业、航空、航天……,如同今天中国对西方的依赖,大量的定理定律、公式、发明……都来自欧洲。二战结束后,美国发现自己是跟在欧洲后面跑,因为美国基本上没多少基础理论积淀。美国科学家范内瓦尔·布什,写了一本书叫《科学:无尽的前沿》,提出美国要研究看起来没有用的、遥远的东西,就是研究了很多“无用”的科学,美国在二战以后基础科学就蓬勃发展。到90年代以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一个教授叫司托克斯写了一本书《基础科学与技术创新 : 巴斯德象限》,关于如何通过应用牵引科学的探索,把“无用”的科学聚集起来变成有用的。在这个数字时代,美国称雄了世界,我们就是搭上了时代的数字列车发展起来的。

当今时代,科学和技术的边界越来越接近,科学转化为技术的时间越来越短,如果等到大学把理论完全研究明白,我们再去进行技术开发,就已经没有先发优势,没有竞争力了。所以我们自己也开始重视基础理论研究,每年大约投入30-50亿美金用于基础理论研究。我们和大学一起并驾齐驱、互相嵌入式地共同研究这些看似无用的科学。

巴西选手:因为美国制裁,近年华为遇到了不少的困难,我想知道华为是如何应对,是否已经做好了准备,能够在国际市场上可持续发展?以及是否要恢复和美国的关系,还是说不用跟美国恢复关系仍然能够持续发展?

任总:美国制裁对我们来说确实是压力,但是压力也是动力。打压之前,我们把基础平台建在美国。美国打压以后,我们被迫把平台切换到另一个平台,这是艰难的。经过这四年的攻坚,20万员工的拼搏奋斗,我们基本上建立了自己的平台了,将来和美国的平台不一定在同一个基础上运行,但互联互通是一定的。

孟加拉国选手:这次ICPC参赛者有没有机会加入华为?未来职业发展机会是什么?

任总:我们的竞赛活动完全是学术性的,与加入华为没有直接关系。如果你有意愿加入华为,可以向我们当地的人力资源部门去申请,我们欢迎全世界优秀人才加入华为。孟加拉有将近2亿人口,西方曾判断孟加拉会是下一个新兴的工业国家。现在孟加拉有你这样的优秀人才,慢慢地会引导国家走向更快的发展。但更快发展的基础是什么?是速度。希望你能够带头,把所学所获带回孟加拉,把国家发展提高到一个新的速度。

ICPC墨西哥&中美地区主管:一些科技公司如甲骨文、思科在墨西哥设置了研发中心。我想请问未来华为是否有计划在墨西哥或者是在拉美设置研发机构?

任总:海外研发的布局,需要问我们2012实验室的主任,我们把您的意见带回去。墨西哥有很灿烂的文明,玛雅文化现代人到今天也还没有完全搞明白。墨西哥文明起源很早,我们相信这种文明在世界各国都会有。我们也可能会考虑到那里,但还是要根据2012实验室的具体部署来。以前我们的部署是以美国为中心、分布全世界,后来美国打击我们,我们就以欧洲为中心,逐渐以欧亚为中心,拉美就去的少了。拉美还受美国的管制,我们还要进一步评估一下管制的状况。

俄罗斯选手:华为公司有这么多人,通过怎样的管理实现高效运作?

任总:在创立公司之初我访问了美国,以IBM为主体去理解他们的管理。第一,IBM的企业目标管理,就是为客户服务,一切都要以客户为中心,这样企业就有了一个整体方向感,这个方向感把员工凝聚起来了。第二,学习IBM推行IPD,就是在研发中怎么加入市场、服务代表,IPD是一个前瞻性的领导组织来引导研发前进。接下来又向IBM学习IFS、ISC财务和供应链管理。这样,流程体系就清楚了。最重要的是分配问题,我们就研究华为财富在哪儿,财富怎么分配。我们认为财富在员工的脑袋里面,把脑袋拿来称一称到底有多重,就给你分多少。我们的分配方式,劳动分三,资本分一。

冰岛选手:不知道是真的假的,我之前听说您本人是果粉?

任总:因为我女儿在美国读书,如果不用苹果,她上课就很不方便。我们不要排外,我们也经常探究苹果的产品为什么做得好,也能看到我们与苹果之间的差距。有一个老师是很幸福的,可以有学习机会,有做比较的机会。如果从这些角度来说我是果粉呢,也不为过。

编辑:芯智讯-浪客剑   来源:IC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