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近日,人才解决方案公司翰德(Hudson)发布了《2022人才趋势报告》,翰德招聘业务中国区董事总经理宋倩在解读人才趋势时表示,2022年芯片行业薪水涨幅将居首位,超过了50%,其次是医疗及大健康涨幅35%,新能源领域涨幅是45%,新能源领域发生人才大战是未来三年的持续现象。

近日,人才解决方案公司翰德(Hudson)发布了《2022人才趋势报告》,翰德招聘业务中国区董事总经理宋倩在解读人才趋势时表示,2022年芯片行业薪水涨幅将居首位,超过了50%,其次是医疗及大健康涨幅35%,新能源领域涨幅是45%,新能源领域发生人才大战是未来三年的持续现象。

应届生年薪可达60万?国内芯片人才紧缺的背后:2022年芯片行业跳槽薪酬涨幅将超50%-芯智讯

据介绍,《2022人才趋势报告》访谈了486位资深职场人士,覆盖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以及杭州、成都等新一线城市和其他快速发展地区。受访者大多为企业管理层或关键岗位从业者,60%以上为高级经理级别,22%为总监以上级别,职能涵盖健康与生命科学、汽车、科技、工业、金融服务、消费品等行业,其中52%来自外资或合资企业,20%来自国企或大型本土企业,8%来自于创业公司。

根据调研,宋倩表示,具体到岗位,2022年领跑薪水涨幅榜的职位排名第一的是智能汽车芯片和先进半导体芯片研发,涨幅超50% ;消费应用程序开发师、大数据科学家、商业智能分析师涨幅超40% ;智能制造移动机器人研发涨幅超35% ,云计算基础架构等职位涨幅超25% 。

应届生年薪可达60万?国内芯片人才紧缺的背后:2022年芯片行业跳槽薪酬涨幅将超50%-芯智讯

对于芯片人才紧缺,宋倩表示,这个行业的人才流动“往往是一个萝卜(指候选人、求职者)N个坑(指公司)”,“只要他愿意动,每个坑都可以出非常高的价格招人,薪资平均涨幅大概是50%。完全是想动的萝卜来选,我要哪个坑,我要增加多少收入。”

过去几年,芯片领域融资屡创新高,“但所有这些公司第一件事都是招人,这类企业在招人时是全方位缺人的,因为它除了钱和领军人物之外,整个团队都要搭建。”宋倩对澎湃新闻表示,尽管芯片行业有工程师红利,但当这个领域有大量需求时,芯片人才还是市场争夺的对象。

以近两年翰德接触到的芯片设计公司为例,这些企业对薪资在20万-40万的中层人才需求量很大,“在浦东的某些楼里全都是这样的公司,他们都在找这样同类的人,需求量很大,需求量还是大过市场的供给量。”

根据半导体行业协会的数也据显示,2021年(截至12月1日),国内芯片设计企业已经由2020年的2218家增长了592家,达到了2810家,同比增长26.7%。其中,除了北京上海、深圳等传统设计企业聚集地外,无锡、杭州、西安、成都、南京、武汉、苏州合肥、厦门等城市的设计企业数量都超过了100家。

应届生年薪可达60万?国内芯片人才紧缺的背后:2022年芯片行业跳槽薪酬涨幅将超50%-芯智讯

虽然国内芯片设计企业数量增长很快,但是芯片设计人才却一直非常的紧缺。半导体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在现有的这2810多家芯片设计企业当中,人数少于100人的小微企业为2351家,占比高达83.7%,比上年多了489家。

由于芯片设计类人才的缺口本就很大,再加上芯片设计类企业数量的快速增长,加剧了对于芯片设计类人才的争夺,这也直接推升了芯片设计类人才的薪资水平。

据时代财经报道,目前在一线城市,芯片设计类企业对于普通硕士应届生的年薪已经开到了30-35万元,优秀应届生则更是40万元起步,50-60万元的情况也不少见;在二三线城市,普通毕业生也能拿到25-35万元,优秀毕业生能到40万元;成熟工程师的薪资天花板在百万元左右。

据科锐国际发布的《人才市场洞察及薪酬指南(2021)》数据显示,芯片设计工程师当下年薪在60万元~120万元间,跳槽可能加薪10%~30%;验证工程师当下年薪在60万元~150万元间,跳槽可能加薪10%~15%;CPU/GPU领军人物当下年薪是150万元~600万元,跳槽可能加薪30%~50%。

在半导体制造领域,随着自2020年底以来爆发的“缺芯”潮,促使全球大多数的晶圆厂都开始大力的扩产或新建晶圆厂,以提升产能,满足市场的需求。由此也使得各大晶圆厂对于芯片制造类人才的需求暴增。

根据中国台湾地区《104 人力银行》的数据显示,在台湾高科技技术人员的缺口当前处于6 年多来的最高水位。其中,根据2021 年8 月份的统计数据显示,半导体技术人员的平均每月缺口约为2.77 万名员工,比2020 年成长44%。报告还强调,半导体制造业的平均月薪已经提升至十多年来的最高水准。而相比中国台湾地区来说,中国大陆的半导体制造人才更为紧缺,2021年国内芯片制造领域人才的平均薪资也有了极大的增长。

另外,在关键的EDA领域,目前全球市场主要被Synopsys、Cadence、Siemens EDA三大巨头垄断,EDA人才也主要聚集在这三大公司。不过,随着近年来国内对于EDA的重视,以及资本的热捧,国产EDA企业也得到了快速的发展,涌现出了数十家国产EDA企业。但是,不论在营收、研发实力、研发投入,还是人才方面与国际巨头仍是相差甚远。比如,国内最大的国产EDA厂商华大九天的员工数量仅不到500人,而仅Synopsys一家大厂的员工就超过了13000人,即便是Siemens EDA的员工也超过了6000人。

据时代财经报道,为了争夺EDA人才,近年来国产EDA厂商都积极的从三大EDA巨头厂商挖人,“如果你在三巨头公司做得不错,拿到50、60万元年薪,跳到国产EDA公司涨幅通常在50%~60%,甚至翻倍。基数越小,涨幅越大。”

总的来说,国内芯片行业的整体人才缺口仍然巨大。根据《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白皮书(2019~2020)》的数据显示,到2022年,我国芯片专业人才仍将有25万左右缺口。从当前产业发展态势来看,集成电路人才在供给总量上仍显不足,且存在结构性失衡问题。比如,芯片设计类人才相对较强,而在EDA、芯片制造、半导体设备、半导体材料方面的人才比较薄弱。

为了解决人才问题,国内目前也加大了芯片人才的培养力度。截至2021年12 月为止,国内已有12 所大学建立了专注于半导体的学院,其中就包括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

另外,由于国内以芯片产业为代表的科技产业的高速发展,更多的职位需求、更广阔的职业发展前景以及高薪资水平的吸引,海外人才也开始流向中国。

“人才正在迁徙,从国外到国内,从跨国企业到本土企业,从只看眼前的薪酬到看未来长期职业发展,从固定工作变成灵活的工作方式。”从宏观上看,翰德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于志伟表示,《2022人才趋势报告》显示,求职者趋势之一是出走外企,加入本土上市公司和创业公司。

高于70%的海外受访者表示近两年内有回国发展计划。高于56%的受访者更希望加入中国企业,包括国企、上市公司、民营企业、创新型公司或平台。

趋势之二是除薪资之外,更看重长期发展平台。于志伟介绍,疫情之前的2019年,52%的求职者关注薪资福利。而疫情后的2021年,虽然有22%的受访者仍然将薪酬福利视为接受新工作的首要因素,但企业发展前景(20%)和个人发展空间(19%)同样占据着重要的位置。

趋势之三是主动拥抱灵活工作状态。疫情不仅影响到全球经济,也在改变人才市场环境。一方面,企业希望有短期、灵活的人才部署方案来应对业务激增;另一方面,很多职场人经历了长时间的远程办公,希望拥有更大的自由度,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安排工作内容、时间和地点。受访的资深职场人士中有近一半(43%)愿意接受灵活就业方式。

编辑:芯智讯-浪客剑  综合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