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据彭博社报道,随着马来西亚新冠肺炎( Covid-19)疫情的失控,确诊人数正快速上升,近7日平均日感染人数近2万人,相比6月底的日确诊约5000多人,增长了近三倍。马来西亚政府为控制疫情,已推出了更为严苛的防疫措施,意法半导体和英飞凌将不得不关闭当地的工厂。这也将加剧全球半导体芯片供应紧缺的问题,特别是对于汽车制造商来说,车用芯片的紧缺或将进一步加剧。

马来西亚防疫政策升级:超3人确诊需关厂14天!ST及英飞凌将不得不关厂?-芯智讯

据彭博社报道,随着马来西亚新冠肺炎( Covid-19)疫情的失控,确诊人数正快速上升,近7日平均日感染人数近2万人,相比6月底的日确诊约5000多人,增长了近三倍。马来西亚政府为控制疫情,已推出了更为严苛的防疫措施,意法半导体和英飞凌将不得不关闭当地的工厂。这也将加剧全球半导体芯片供应紧缺的问题,特别是对于汽车制造商来说,车用芯片的紧缺或将进一步加剧。

马来西亚是全球半导体封测和被动元件生产重镇。根据资料显示,目前,马来西亚有超过50家大型半导体公司,其中大多数是跨国公司(MNCs),包括英特尔、AMD、恩智浦、德州仪器、ASE、英飞凌、意法半导体、瑞萨、安世半导体、日月光、X-FAB、AVX、佳美工(Nippon Chemicon)、松下、村田等,大都在当地建立了自己的封测或元器件制造工厂。除了国际厂商以外,马来西亚本土的封测厂还包括Inari、Unisem(2018年已被华天科技以29.92亿元收购)等。另外,中国台湾地区的被动元件厂商华新科、旺诠、奇力新、广宇,在马来西亚也均设有工厂。

自今年5月开始,马来西亚政府为控制新冠疫情就推出了严格的全面禁止令,实施全国性的封锁。由于疫情控制不利,随后原定6月28日结束的全国封锁措施无限期延长。这也导致了当地众多工厂的关闭。虽然马来西亚政府对于众多半导体及元器件厂商给予了豁免,但在今年 6月的封锁期间,也仅被允许以60%的员工继续运营,只有当超过80%的员工完全接种疫苗时,他们才能够恢复到100%的员工运营。

但是由于近期当地新冠疫情仍在加重,马来西亚已开始执行更严苛的防疫措施。根据目前马来西亚非官方的指导方针,若超过三名工人感染确诊 ,工厂就必须完全停工两周,并进行相关的消杀。此举对于当地众多的半导体封测工厂来说将是严重的打击。

IHS 分析师Mark Fulthorpe和Phil Amsrud表示,封装和测试业务特别容易受到病毒的影响,因为与高度自动化的芯片制造相比,它们需要更多的人员。

据彭博社报道称,肯纳格(Kenanga)投资银行半导体分析师Samuel Tan 认为,这对英飞凌和其他拥有数千名员工的封测工厂可能非常具有破坏力。当地公司正在透过交易所通报此类关厂事件,而意法半导体和英飞凌这两家关键汽车供应商,也不得不关闭当地生产设施。

资料显示,意法半导体在马来西亚麻坡(Muar)拥有一座大型的后段封测厂,拥有多达4000名员工。有资料显示,意法半导体大约3成的封测产能均依赖于这座工厂。而英飞凌在马来西亚马六甲(Melaka)也有一座后段封测厂,该工厂占地面积123500平米,拥有多达8000员工,是英飞凌最大的后段封测厂。主要产品是功率半导体和MCU。此外在马来西亚Kulim还有一座晶圆制造和测试工厂。

在 7 月底的财报电话会议上,意法半导体CEO Jean-Marc Chery表示,由于大流行,意法半导体最近暂停了其位于马来西亚麻坡(Muar)的工厂,并在 11 天后恢复运营。首席财务官Lorenzo Grandi 表示,这一事件将削弱公司为客户提供服务的能力,第三季度的销售额和毛利率都将受到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8月17日,博世(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徐大全博士通过朋友圈爆料,意法半导体的马来西亚麻坡(Muar)工厂因新的疫情,继之前数周关厂,再度被当地政府要求关闭部分生产线至8月21日。这将导致博世ESP/IPB、VCU、TCU等芯片受到直接影响,预计8月份后续基本处于断供状态。意法半导体的马来西亚Muar工厂3000多名员工因病疫牺牲员工20多名,上百人感染。

不过,随后意法半导体通过微信公众号回应称,其Muar工厂的一个部门在8月16日进行隔离,并于8月18日重启运作。

另外,在今年6月中旬,英飞凌也曾向客户发布通知称,受全球新冠疫情再度爆发以及马来西亚政府“全面行动管制令”的影响,英飞凌在马来西亚的生产受到了较大的影响。在5月底马来西亚政府宣布自6月1日-6月14日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全面行动管制令”之后,英飞凌位于马来西亚马六甲的后段封测厂于6月2日曾被马来西亚卫生部下令关闭。直到6月8日,英飞凌才获得了政府许可,进入该封测厂八个生产区恢复生产。

在今年8月的英飞凌财报电话会议上,英飞凌也曾表示,在马来西亚制造的瓶颈有可能继续拖累三季度的销售。英飞凌CEO Reinhard Ploss 告诉分析师,停工的总影响达到“高两位数”数百万欧元,不过英飞凌预计,其马来西亚工厂本月晚些时候应该会以正常产能运行。

需要指出的是,意法半导体和英飞凌之外都是全球头部的汽车芯片供应商,此外,恩智浦、瑞萨电子、德州仪器、安森美、安世半导体等汽车芯片大厂在马来西亚也均有设厂,如果马来西亚疫情继续失控,那么无疑将重创全球汽车产业。

最近几周,日产汽车公司和通用汽车公司都警告说,由于马来西亚的封锁,零部件短缺正在加剧。日产汽车在 8 月还关闭了其位于田纳西州士麦那工厂的生产线两周。

丰田汽车公司上周表示,将暂停14 家工厂的生产,因为主要供应商、特别是东南亚供应商如泰国、越南和马来西亚都受到Delta 变种病毒的侵袭,除了马来西亚确诊率飙高外,泰国、越南也在急速增加。

根据海纳国际集团(Susquehanna Financial Group)研究也显示,7 月芯片的交货周期(从下订半导体和交货的时间差),较6月增加8 天多,达到20.2 周,这是该公司自2017 年开始跟踪该资料以来最长的等待时间。

编辑:芯智讯-浪客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