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12月15日,中芯国际发公告宣布,委任蒋尚义为公司董事会副董事长、第二类执行董事、战略委员会成员,2020年12月15日起生效。但是,蒋尚义的回归中芯国际的人事变动,却直接引发了中芯国际现任联席CEO梁孟松的辞职。

中芯国际内斗的背后:蒋尚义为何而来,梁孟松为何要走?-芯智讯

12月15日,中芯国际发公告宣布,委任蒋尚义为公司董事会副董事长、第二类执行董事、战略委员会成员,2020年12月15日起生效。但是,蒋尚义的回归中芯国际的人事变动,却直接引发了中芯国际现任联席CEO梁孟松的辞职。

中芯国际16日公告称,本公司已知悉梁博士其有条件辞任的意愿。本公司目前正积极与梁博士核实其真实辞任之意愿。任何本公司最高管理层人事变动,以本公司发布公告为准。

而对于梁孟松辞职的原因,梁孟松本人在报告的辞职声明中透露的信息来看,似乎是因为,中芯国际董事长邀请蒋尚义重回中芯国际担任副董事长一事没有提前与梁孟松沟通,使其认为不被尊重,认为公司已不再需要他,故而提出辞职。

不过,“没有提前沟通”显然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这也使得外界对于梁孟松辞职的真实原因却争论不已。

有观点认为,中芯国际管理层这是在“卸磨杀驴”,因为美国制裁导致先进制程发展受阻,梁孟松的重要性被大幅削弱,故而引入蒋尚义来做副董事长,进而逼走梁孟松;也有观点认为,梁孟松与蒋尚义之间有旧怨,虽然二人被业界视为师徒关系,但是梁孟松在台积电期间曾经受到蒋尚义打压,因此当蒋尚义再次成为梁孟松的顶头上司,引发了梁孟松的强烈不满;还有观点认为,梁孟松在中芯国际的实际作用有限,并没有达到中芯国际的预期,而梁孟松也早已有离开中芯国际的打算,此次只不过正好是借着蒋尚义回归一事挑明。

事实真相究竟是如何呢?我们在下结论之前,还是需要来理清一些基本事实和问题。

1、梁孟松作为技术大牛,这是业内公认的。
资料显示,梁孟松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电机博士,毕业后曾在美国处理器大厂AMD工作几年,在40岁那年(1992年)返国加入台积电。而梁孟松的恩师与博士指导教授,正是曾任台积电首席技术官的伯克利电机系教授胡正明,举世知名的FinFET发明人。

中芯国际内斗的背后:蒋尚义为何而来,梁孟松为何要走?-芯智讯

梁孟松在台积电的十七年间,战功彪炳。台积电在2003年,以自主技术击败IBM,一举扬名全球的130纳米“铜工艺”一役。行政院表扬台积电研发团队,当时负责先进模块的梁孟松名列第二,功劳仅次于资深研发副总蒋尚义。

在此前台积电因梁孟松转投三星而提起的诉讼状当中,台积电强调梁孟松“负责或参与台积电每一世代工艺的最先进技术。”梁孟松还是台积电近五百个专利的发明人,远多于其他主管,也是“新工艺设备遴选委员会”之一员。

三星之所以不惜代价将梁孟松挖到三星负责先进制程,也正是看重了梁孟松的能力。

梁孟松于2009年2月正式从台积电辞职之后,转赴台湾国立清华大学任电机工程学系和电子所教授,间隔半年多时间,就前往隶属于三星的韩国成均馆大学担任访问教授,之后的庭审证据显示,梁孟松那时实际就已经开始参与三星的制程工艺的研发了。在与台积电的竞业协议期满之后,2011年7月梁孟松正式担任三星电子LSI部门技术长,而在此之前其还率一大批FinFET技术(鳍式场效晶体管)团队成员投靠了韩国三星,使三星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与台积电的技术差距急速缩短。

虽然,台积电因怀疑梁孟松泄漏技术等机密给三星,便开始围剿这位“叛将”,并于2011下半年诉请禁止他把台积电技术机密、人员资讯泄露给三星,并禁止梁孟松在2015年年底前为三星服务。直到禁令期满之后,梁孟松才正式重返三星。但是业界普遍认为,虽然梁孟松在那期间无法在三星任职,但是其仍然还是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帮助三星。

特别是在2015年,三星14nm工艺领先台积电的16nm工艺之前量产,不仅成功拿下了高通的订单,并且苹果的A9处理器订单也被三星抢去一大部分。而三星之所以能够迅速缩短与台积电的技术差距,并且成功超越,梁孟松的贡献无疑很大。

这也是为何在2017年,中芯国际董事长周子学远赴韩国将其请至中芯国际担任联席CEO,希望其带领中芯国际突破14nm工艺的关键。

2、蒋尚义同样是技术大牛

蒋尚义现年74岁,1968年于国立台湾大学获电子工程学学士学位,1970年于普林斯顿大学获电子工程学硕士学位,1974年于斯坦福大学获电子工程学博士学位。毕业后,他曾在德州仪器和惠普公司工作。1997年,蒋尚义返回台湾,任台积电研发副总裁。

中芯国际内斗的背后:蒋尚义为何而来,梁孟松为何要走?-芯智讯

在中芯国际公告介绍中,蒋尚义在台积电“牵头了0.25μm、0.18μm、0.15μm、0.13μm、90nm、65nm、40nm、28nm、20nm及16nm FinFET等关键节点的研发,使台积电的行业地位从技术跟随者发展为技术引领者”。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蒋尚义在2003年牵头“0.13微米SoC低介电质铜导线先进逻辑制程技术”,击败IBM等一流半导体大厂,让台积电一举扬名。同样参与了这一研发的梁孟松的贡献度也只能排在蒋尚义之后。

2006年,蒋尚义从台积电退休。不过在这之后,台积电在当时的总裁蔡力行带领下发展得并不好。继2007年量产45nm后,40nm的良品率始终上不去,再加上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使得半导体市场也大幅萎缩。2009年,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重新披挂上阵(2005年时张忠谋已退休),并请回了退休3年的蒋尚义主持技术研发工作。

蒋尚义回到台积电之后,开始主持40nm的研发工作,并成功在年底将40nm的良品率提升到了可商用的量产标准。此后,蒋尚义又带领台积电,切入到下一个最为重要的制程节点——28nm,并最终在2011年实现量产,从而在制程上,从落后三星及联电,实现领先三星及联电。

直到2013年10月,主导研发的执行副总暨共同营运长蒋尚义才再次正式退休。

2016年12月,蒋尚义首次加入中芯国际,担任独立非执行董事一职。由于与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有约定,即在中芯国际期间“不做先进工艺、不可以和台积电起竞争冲突”。因此,在中芯国际期间,蒋尚义并未参与中芯国际的研发。

2019年6月,中芯国际公告称,蒋尚义因个人原因和其他工作承诺,将不再连任。随后,蒋尚义出任了武汉弘芯CEO,但是在今年6月份,蒋尚义辞去武汉弘芯的董事、总经理及CEO首席执行官等一切职务。之后,弘芯也陷入“烂尾”。

这两天,由于蒋尚义回归中芯国际引发的梁孟松辞职事件,网上很多网友吐槽说蒋尚义来大陆这些年没什么贡献,还把弘芯搞烂尾了,这确实是在胡乱让人“背锅”。弘芯的“烂尾”跟蒋尚义并无直接关系,其并不是弘芯的股东,也不是项目的发起人,弘芯“烂尾”是因为资金链断裂的问题,蒋尚义也是“被忽悠”了。

所以,此前在《南华早报》通过LinkedIn采访时,蒋尚义表示,“不幸的是,我在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公司的经历是一场噩梦!很难用几句话来形容。”

即便蒋尚义从弘芯铩羽而归,中芯国际董事长周子学还是力邀其重返中芯国际,并且职位进一步提升到副董事长,这也足见周子学对于蒋尚义的认可。

3、梁孟松与蒋尚义真的有旧怨吗?

前面提到,梁孟松与蒋尚义曾在台积电共事,当时蒋尚义担任台积电研发副总裁,而梁孟松则在其手下担任资深研发处长,二人也是台积电在0.13微米工艺上携手击败IBM的关键人物,这也是为何二人被业界视为“师徒关系”。

而梁孟松之所以离开台积电与蒋尚义之间是否存在直接关系也是众说纷纭。

根据此前台湾《天下》杂志的报道,掌舵台积电研发多年的蒋尚义在2006年7月退休,因为台积电研发组织日益庞大,规划由两个研发副总,以“Two in a Box”的方式,分担技术长的职责。一位是由来自英特尔,辈分较高的罗唯仁担任。而梁孟松和孙元成则成为了竞争另一个研发副总名额的竞争对手。两人年纪相近,立功升迁都亦步亦趋,也都当选国际电机电子学会(IEEE)院士,在内部传为佳话。

在梁孟松和孙元成这两个人当中,梁孟松一度被视为蒋尚义的“接班人”,成为台积电的研发副总,理由有二:一是梁孟松当年帮助台积电建立了先进制程模组的研发和量产模式,有功劳;二是他深得蒋尚义“真传”。

几年前,蒋尚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表示,“我相信他(梁孟松)有相当大的期望,我离开时,他会是其中一个(研发副总)。”

但是,根据业内流传的消息显示,在蒋尚义正式退休之前,梁孟松从2006年开始遭到周边同事排挤,蒋尚义退休后,孙元成得到了升迁,成为了另一位研发副总,梁孟松却成为了罗唯仁的下属。

中芯国际内斗的背后:蒋尚义为何而来,梁孟松为何要走?-芯智讯

那为什么台积电选择“孙元成”而不选“梁孟松”呢?后来台积电高层曾在一次采访里给出解释称,梁孟松是个奇才,但他的能力又深又窄,孙元成负责的是整个制程整合,能力虽然没梁孟松深,但是有更好的全局观。采访最后,台积电高层别有意味的补充了一句:“梁孟松很能干,但是个性上有时候……”

“梁孟松是技术奇才,但个性自负,不擅合作与制程整合。”这是一些业内人士对于梁孟松的评价。

在升迁无望之后,梁孟松也开始有些心灰意冷。特别是其在去韩国休假4个月期间,受到了韩国三星的礼遇,再加上其韩裔妻子(也是半导体专业人士)的影响,或许在那时,梁孟松就开始有跳槽去三星的想法。

随后,大概是在2008年,梁孟松向张忠谋透露了想辞职的想法。不过,张忠谋对其进行了挽留,并向其透露了台积电当时刚开始筹备的“超越摩尔定律计划”(more than Moore),即在成熟制程制造多样性的产品,例如微机电、车用IC、传感器等。张忠谋决定让梁孟松来负责该项目。

然而,这一决定更是让梁孟松觉得自己被打入了“冷宫”。

数年后,梁孟松在被台积电起诉侵犯商业机密案的一审庭审中,梁孟松称,“我在超越办公室几个月,完全不受重视,也无事可干,大家都知道我被下放了,被冷落了,我也不敢再去员工餐厅,我怕见到以前的同事,以前的同事也怕见到我,我觉得非常丢人,没脸见人,我对台积电付出了那么多,他们最后就这么对我,把我安排去一个像冷宫一样的办公室。”

梁孟松称,其在台积电遭到“冷冻”、“降职”,最后才“被迫”从台积电离职。他声称有八个月的时间,只能做些琐碎事务,“凭我的资历要我去一个不能发挥的单位”、“我感到被欺骗、被侮辱,高层完全不重视我”,他当时声泪俱下地说到。

然而,在梁孟松离开台积电之后,张忠谋又让“魏哲家”去接手“超越摩尔定律计划”,多年之后,魏哲家就因为“超越摩尔计划”的出色表现,成为了张忠谋的接班人。如此结果,也难免不让人唏嘘,当年梁孟松的选择是否正确。

我们以上的信息来看,梁孟松的出走与蒋尚义并没有直接关系。

蒋尚义于2006年7月申请退休,既然都要退休了,怎么会去打压自己的老部下梁孟松?在蒋尚义退休后,台积电选择孙元成成为另一位研发副总,这很大程度上应该也是张忠谋和蔡力行的意思(2005年张忠谋第一次退休,蔡力行任总裁)。当时空降来的另一位研发副总——英特尔前先进技术研发协理罗唯仁也是蔡力行力邀来台积电的,而其也是蔡力行台大物理系学长。

此外,资料显示,梁孟松是2009年2月正式辞职的,退休了三年的蒋尚义则似乎是在2009年6月之后才回归的台积电重掌研发。

所以,网上的一些说梁孟松是被蒋尚义打压才离开台积电的,认为两人之间存在难以调和的旧怨的说法似乎是难以“站住脚”。

网上还有更加“张冠李戴”的说法,称梁孟松当初被台积电起诉的证据之一,其在竞业协议期间(在成均馆大学担任访问教授时),就用了“msliang@samsung.com”的邮箱给已经退休的蒋尚义发贺寿邮件(证明其当时就已经在三星就职),而蒋尚义据此向台积电告发了此事,使得梁孟松被台积电起诉,被迫离开三星,直到2015年底才回三星。因此两人结下了仇怨。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当时是梁孟松的恩师胡正明正要过生日,他就发邮件给自己的学生们,让大家都回来聚一聚。当时,梁孟松回了邮件,然后被其同学发现其邮箱地址居然是“msliang@samsung.com”,随后才被曝光。整件事情跟蒋尚义没有关系。

所以,还是希望网友们不要硬是给梁孟松和蒋尚义搞成一定有什么深仇大恨。至少,从目前的公开信息来看,并没有证据表明双方之间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

4、梁孟松与赵海军不和?

2017年,在周子学的力邀之下,梁孟松加盟中芯国际。而为了给予梁孟松足够的礼遇与职权,中芯国际还效仿台积电设立了联席CEO一职。但是,这却让刚升任CEO不久的赵海军非常的尴尬。

由于各自擅长的领域不同,同时为了避免双方之间矛盾,在内部分工上,梁孟松负责先进制程,赵海军负责成熟制程,可谓是各管一亩三分地,在董事长周子学的协调下,两人也还能相安无事。

不过,在梁孟松加盟中芯国际之后的第二年开始,业内就曾多次传出梁孟松与赵海军不和将要离职的传闻。

比如在2018年10月,业内就传出消息称梁孟松可能将离开中芯国际,意欲“另起炉灶”参与由以前台积电南科 14 厂的核心团队为主要成员的新筹建的晶圆代工企业。此一消息传出后,引发了业内的极大震动,不过最终该传闻还是止于“传闻”。

对于内部管理方面,正如前面所指出的,梁孟松是技术大牛,但是企业的运营管理并不是其擅长的。据台湾媒体Technews报道称,“梁孟松来中芯国际要求大权独揽,先斩后奏,大搞内部清洗,并且把他的发小聘为管设计服务的高级副总,但其却不懂技术。他的独断专行导致中芯国际人心涣散、大量核心技术人员离职,连很多老客户也纷纷转产其他制造厂。”显然,如果该消息属实的话,同为联席CEO的赵海军必然会对梁孟松非常的不满。

不过,反过来看,大多数的企业在空降CEO之后,该CEO往往都会带来大批的自己人,建立自己的派系,已进一步巩固自己的领导力,以强化后续的自己的规划能够被彻底的执行。

另外,根据此前的媒体报道,2019年,因为5G手机快速增长,电源管理芯片比4G多消耗3-5倍,陷入全球缺货。赵海军在董事会提议扩建新产能,满足电源管理芯片的新需求。而梁孟松则对此投下反对票,理由是这种成熟工艺产品,不如自己负责的先进制程重要。而这也给梁孟松与赵海军之间本就不和的关系更加激化。

5、梁孟松对中芯国际实际贡献有多大?

前面有介绍,梁孟松在先进制程工艺技术上确实是大牛级别的。别的不说,就其在台积电、三星作为研发先进制程的负责人的多年经验,就足以帮助中芯国际在先进制程工艺的推进上大幅提速。

梁孟松上任后进行了一系列调整:加强研发队伍建设,强化责任制,调整更新14nm FinFET规划,将3D FinFET工艺锁定在高性能运算、低功耗芯片应用等。很快,中芯国际之前一直停滞不前的14nm研发进度开始加速。

2018年中芯国际第二季财报公布之后,中芯国际还宣布“14纳米FinFET技术开发上获得重大进展,第一代FinFET技术研发已进入客户导入阶段。预计2019年上半年风险量产。”而此时距离梁孟松加入中芯国际仅10个月左右的时间。随后在2019年年末,中芯国际14nm工艺顺利量产。此后,中芯国际又开始第二代先进工艺N+1及N+2技术研发。

今年10月,芯动科技宣布,该公司已完成全球首个基于中芯国际FinFET N+1先进工艺的芯片流片和测试,所有IP全自主国产,功能一次测试通过,为国产半导体生态链再立新功。另外,根据芯智讯的了解,在此之前嘉楠科技的一款矿机芯片也成功基于中芯国际的N+1流片成功。

可以说,在梁孟松的带领之下,中芯国际在先进制程上研发确实取得了不错的进展。

在之前的网上曝光的梁孟松的辞职声明当中,梁孟松也表示,自2017年11月担任中芯国际联席CEO至今已有三年多,几乎从未休假,在其带领的2000多位工程师的尽心竭力的努力下,完成了中芯国际从28nm到7nm工艺的五个世代的技术开发。梁孟松强调,这是一般公司需要花10年以上时间才能才能完成的任务。

但是,有部分业内人士以及媒体认为,梁孟松在该声明当中的表述,将这些成绩都归功于自己,实在是有些言过其实。

对于这个观点,芯智讯还是认可的,梁孟松虽然是研发大牛,但是依然还是依靠着团队的力量来实现的。不过,梁孟松的贡献也是不可抹杀的。

另外,有业内人士称,中芯国际“14nm也是沿着以前的技术路线做下来的,梁孟松并没有特别创新之处。”虽然14nm在其带领下实现了量产,但也是和前任喻少峰博士的贡献分不开的,而且目前也没有达到梁一年前宣称的95% 良率,实际良率至今还是业界同节点FinFET工艺中落后的。

对于这一说法确实有一定的可信度。不过,根据之前的资料显示,在梁孟松加盟中芯国际之前,当时中芯国际的28nm低阶Polysion才勉强量产,主流28纳米HKMG良率更是不如预期。而中芯国际在28nm、14nm、N+1工艺上的突破,也确实是在梁孟松主导中芯国际先进制程研发之后实现的,这也是难以否认的。

梁孟松在辞职声明中也透露,目前中芯国际的“……14nm、12nm、n+1等技术均已进入规模量产,7nm技术的开发也已经完成,明年四月就可以马上进入风险量产。5nm和3nm的最关键、也是最艰巨的8大项技术也已经有序展开,只待EUV光刻机的到来,就可以进入全面开发阶段。”

另外有媒体报道称,从中芯国际最新的Q3财报来看,55/65nm、40/45nm的成熟工艺依然是中芯国际盈利的主要来源,14/28nm的收入仅占中芯国际的14.6%(其中14nm占比可能较低),这也意味着梁孟松主导的先进制程并没有给中芯国际的业绩贡献多少营收和利润。“真正的成绩,最终看的还是先进制程的量产程度,为公司创造了多少营收。梁孟松近三年来所交出的答卷或许并没有达到周子学的心理预期。”

不过,在芯智讯看来,简单的拿目前先进制程的营收占比来衡量已量产的14nm的价值完全是“无脑”的行为。以14nm先进制程在营收当中占比太少为由,来让梁孟松“背锅”真是让人无语。

要知道即便是晶圆代工市场的龙头老大台积电,今年三季度其16nm及以上制程的营收占比仍高达57%。投入巨大的5nm制程目前的营收占比仅8%。按照前面某些媒体的逻辑,岂不是要台积电也赶快放弃搞什么5nm制程算了,把在5nm上烧的百亿美金都投给成熟制程多好啊,现在成熟制程供不应求啊。搞笑不?

中芯国际内斗的背后:蒋尚义为何而来,梁孟松为何要走?-芯智讯

另外根据之前的资料显示,在梁孟松加盟中芯国际之前,当时中芯国际的28nm低阶Polysion才勉强量产,主流28纳米HKMG良率更是不如预期。而且作为中芯国际当时最先进的工艺制程,2016年底的时候28nm工艺只占中芯总营收的3.5%。而到今年第三季度,14/28nm的收入占中芯国际的比例已达14.6%。对比之下,我们还是能够看到一些成绩的。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梁孟松虽然是联席CEO,但是扮演的角色可能更多还是先进制程的技术负责人,对于企业的运营,客户的扩展并不是其擅长的。而中芯国际原本的客户群就集中在成熟制程,所以14nm出来后,并没有多少客户来支持。而一个新的制程工艺,在没有得到大规模的出货验证之前,很难吸引到大客户。更何况,台积电、联电的先进制程更加的成熟稳定,设备折旧也早已完成,性价比也更高,中芯国际难以与其竞争。

所幸的是,由于美国制裁的关系,以及供应链安全的考虑,华为海思成为了帮助中芯国际“不断试错”的14nm的大客户,使得中芯国际的14nm良率得以不断提升。在今年三季报后的电话会议上,梁孟松才正式表示,目前14nm良率已达业界量产水准。

然而谁又能预料到,由于美国对华为制裁的持续加码,使得台积电、中芯国际等晶圆厂自9月15日之后,无法利用美国设备为华为代工芯片。而失去了华为订单之后,中芯国际很难在短时间内找到客户来填补产能。在此之前,中芯国际为了接华为的14nm大单,将14nm产能从3000片扩大到了15000片。

更加祸不单行的是,中芯国际近期还被美国国防部列入了“黑名单”,中芯国际采购美系设备、零部件及原物料开始受限,中芯国际进一步发展先进制程之路进一步受阻。而在此之前,美国就已经对中芯国际向ASML购买的能够制造7nm以下工艺的EUV光刻机的交付进行了阻挠。这也意味着中芯国际将止步于7nm。而根据梁孟松的说法,目前中芯国际的7nm技术的开发也已经完成,明年四月就可以马上进入风险量产。

显然,在此背景之下,梁孟松接下来对于中芯国际的作用必然将显得越来越可有可无:即使其离开中芯国际,中芯国际的7nm也能继续按照规划完成。即便其继续留在中芯国际,中芯国际也不能向7nm以下继续推进了。

6、引入蒋尚义更符合中芯国际利益?

在目前中芯国际难以继续发展先进制程的情况下,那么中芯国际就需要寻找其他的可以继续发展的方向。而蒋尚义希望发展的先进封装技术与小芯片技术(Chiplet)似乎更符合目前中芯国际的需求。

先进封装技术与小芯片技术可以帮助芯片在现有的制程之下实现性能的进一步提升,以及成本的进一步优化。目前英特尔和台积电都在积极发展先进封装技术与小芯片技术,并取得了不错的成果。比如可以支持多种不同制程工艺的异构的多个小芯片混搭的英特尔的EMIB封装技术以及3D逻辑芯片封装技术Foveros 3D等。

而根据问芯Voice报道称,蒋尚义之所以接受中芯国际董事长周子学的邀请,重回中芯国际,并出任中芯国际副董事长,主要是为了“追求自己的理想和事业的目标,尤其是技术上的理想”,他对半导体还有有很强烈的热情,非常热衷先进封装技术与小芯片技术(Chiplet),认为在中芯国际要实现他的理想会比较容易。显然,周子学应该是给予了蒋尚义支持其在中芯国际发展先进封装技术与小芯片技术的承诺。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蒋尚义曾于2016年12月20日至2019年6月21日担任中芯国际的独立非执行董事,获得4万美元年度现金酬金、18.75万股可供认购普通股、18.75万股受限制股份。

此次蒋尚义回中芯国际担任副董事长,中芯国际为蒋尚义开出了67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40万元)的固定年薪以及年度激励。

根据媒体结合台积电股东会年报分析,蒋尚义在台积电退休前,担任共同营运长时的薪酬,应该与现任台积电董事长、时任共同营运长的刘德音处于同一个级别,结合年资和职位来看,大致在1亿新台币左右,也就是大约2300万元人民币。

换言之,蒋尚义在中芯国际拿到的薪酬,还不到其在台积电时的1/5左右。显然,对于中芯国际来说,以约440万年薪的薪资,请来蒋尚义这位拥有45年之久的半导体行业从业经验,拥有极为丰富的产业资源、人脉资源的大佬执掌中芯国际,显然是非常值得的。唯一的问题是,蒋尚义目前已年过70,还能再干几年?

6、梁孟松辞职有何“条件”?

根据业内爆料显示,在12月15日中芯国际的任命蒋尚义为副董事长的董事会召开之前,梁孟松就已经准备好了那份辞职声明,并且在会议的前一天就流传到了外面。

而根据中芯国际12月16日公告显示,“本公司已知悉梁博士其有条件辞任的意愿。本公司目前正积极与梁博士核实其真实辞任之意愿。任何本公司最高管理层人事变动,以本公司发布公告为准。”

中芯国际内斗的背后:蒋尚义为何而来,梁孟松为何要走?-芯智讯

这份公告透露了三个信息:1、梁孟松的辞职是“有条件”的;2、梁孟松在辞职声明当中的透露的辞职意愿是否是真实的,还需要核实;3、梁孟松到底是去是留,尚未有定数,一切以中芯国际的公告为准。

所以,这里就有了一个关键问题,梁孟松辞职有何条件?而这一问题也使得外界浮想联翩。在结合前面梁孟松在董事会之前就提前发出辞职声明的爆料,这也使得外界有观点认为梁孟松这是在抢先发难,其目的不纯。

不过,从梁孟松的角度来看,董事长周子学未与其充分沟通,就突然将梁孟松的老上司蒋尚义请回来,并且让蒋尚义担任比其职务更高一级的副董事长,这肯定会让梁孟松非常的不爽。进而让梁孟松认为,周子学引入蒋尚义就是为了针对他,逼他走。而按照梁孟松的高傲的性格,也必然咽不下这口气,以退为进,抛出辞职声明,引发舆论风暴,也并不奇怪。

至于辞职有何条件,从之前的辞职声明来看,梁孟松实际有明确要求,“公司应该对我这三年多的贡献给予全面公正的评价,而我应有接受和申诉的权利。”这似乎是要求中芯国际给予其足够的“声誉”上的保障。毕竟,在加入中芯国际之后,梁孟松已经先后成为了台积电和三星的“叛将”。

当然,梁孟松是否会有其他的条件,还是说此番发难,只是以退为进,获取谈判筹码,进而进一步巩固自身在中芯国际的地位,犹未可知!

小结:

总结来说,芯智讯还是维持在上篇文章当中的观点,此番人事变动,董事长周子学并未提前与梁孟松当面进行充分的沟通,只是提前进行了电话通知,这也难免让其觉得“已经不再被尊重与不被信任”。此外,梁孟松本就与另一位联席CEO赵海军不和,现在又突然多了个顶头上司,而且还是原先在台积电在风头上一直盖过他的老上司,这肯定会让本就心高气傲的梁孟松难以接受。

更为关键的是,目前的中芯国际由于受美国的限制,未来发展先进制程将受到限制。这也迫使中芯国际不得不考虑在其他方向上进行突破。而蒋尚义力推的先进封装技术及小芯片技术方向似乎更适合中芯国际。

对于现阶段的中芯国际来说,能够调用的资源是有限的,难以同时在先进制程、先进封装及小芯片这两个方向上进行大量的研发投入。此时,中芯国际引入蒋尚义担任副董事长,成为比梁孟松更高一级的负责人,其目的也是不言而喻的。而这也是为何,梁孟松认为中芯国际已经不需要他的原因。

虽然中芯国际尚未公告梁孟松离职,但是现在事情闹这么大,双方即使想让步恐怕也已没有多大回旋余地,如果蒋尚义和梁孟松两人必须走一个,那么走的肯定是梁孟松。即便梁孟松此番都留下来了,那么未来梁孟松与内部其他管理层的矛盾依然会继续,只是下一次何时爆发的问题。

编辑:芯智讯-浪客剑

注:本文由芯智讯独家整理,部分内容为原创,部分内容参考自:《天下》杂志、Technews、AI财经社、问芯Vioce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