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4月13日晚间,软银发布2019财年业绩预测,公布了一组“亏损惨重”的数据:基于市场环境恶化的判断,预计本财年经营亏损1.35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880亿),预计本财年净亏损7500亿日元,不及市场预期的营业利润 4665.6 亿日元。

孙正义“愿景”不再!巨亏880亿之下,15家所投公司面临破产-芯智讯

来源:鞭牛士    文|林立

2月圈内对于愿景基金募资难的议论还没有过去,4月的业绩预测就“亮瞎了”众人的眼睛。

4月13日晚间,软银发布2019财年业绩预测,公布了一组“亏损惨重”的数据:基于市场环境恶化的判断,预计本财年经营亏损1.35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880亿),预计本财年净亏损7500亿日元,不及市场预期的营业利润 4665.6 亿日元。

软银集团此前发布的财报显示,在截至 2019年12月31日的第三财季,净营收为 2.4381 万亿日元较上年同期的2.5146万亿日元下降 3%;归属于软银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 550. 35 亿日元较上年同期的6982.93亿日元下降 92%。而愿景基金的营业亏损达 2250 亿日元 (约合 20 亿美元),几乎抹去了软银集团的所有利润。

对此软银给出的解释是,因为旗下软银愿景基金的投资在2019财年将出现1.8万亿日元的巨幅亏损,而疫情冲击让该基金已投项目价值更是出现了大幅度下跌。

有媒体透露早在三月初,软银的一次闭门会议,孙正义直言向现场的投资者阐述了当前的尴尬境地,预计愿景基金投资的88家公司中至少有15家将会破产。但表示自己的大方向没错,还说至少还有15家会取得成功。

简言之,首富的基金确实亏大了,孙正义的投资帝国已经发出了塌落的声响。

规模达1080亿美元,愿景基金二期募资还能顺利么?

基金亏损带来的长线效应是不能忽略的,尤其是在利益优先的商业世界里。

募资难的困境由于软银的投资误判而表现得淋漓尽致。在2月中旬,孙正义承认愿景基金第二期陷入了募资困境。孙正义对外表示,缺乏对Vision Fund 2的投资承诺,但他誓言将利用软银的资金推进自己的投资战略。

但是,所谓的投资战略是什么?仅仅是聚焦投资人工智能么?

遥想在2016年年底,软银孙正义宣布计划成立千亿美元的“软银愿景基金”,决定在未来10年内创立全球最大科技投资机构之一。这种豪言壮志在短短的时间内立马实现了:

在2017年5月,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成为第一期愿景基金的最大注资者,高达450亿美元,帮助软银完成了930亿美元基金的募集,打造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私募股权基金。而在第一期基金的投资版图里,可以看到包括ARM、Uber、滴滴出行、WeWork等市面上炒得非常火热的公司。

但看似坚固的投资版图却一直在暗潮涌动,直到WeWork问题浮出水面。

2017年7月,共享办公WeWork获得由软银集团等机构5亿美元的A轮融资。不到一个月,软银再投44亿美元。此后,孙正义不断加注,先后对WeWork进行了超100亿美元的投资,成为其最大股东。

彼时WeWork的估值一度高达470亿美元并计划于2019年8月申请IPO。但在撤回IPO申请书后,WeWork的估值直接下滑至78亿美元,公司业务也因此而陷入困境。

受WeWork影响,软银愿景基金2019年第三季度运营亏损已达2250亿日元(约20亿美元),这几乎抹去了软银集团的所有利润。

目前第二期基金的募资非常艰难。一期基金的最大出资人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已暂时暂停了投资新基金的计划,而微软和苹果也都拒绝评论他们是否会对该基金进行投资。会长兼社长孙正义表示,“经过各种反思,认为此次应暂时缩小规模”,并且不再把募资 1 080亿美元作为二期愿景基金的目标,而是会为该支基金自筹资金进行投资。

不过,软银的二期愿景基金其实已经开启了投资航线,领投了两笔融资交易:一笔是总部位于加州的生物检测公司Karius完成了1.65亿美元的融资,另一笔是1亿美元投给纽约AI分析英国公司Behavox。

在发布巨额亏损预期之后,软银集团的高管表示,“必须以新型冠状病毒影响长期持续的前提来看问题”。今后将保守地运营业务,暂停新投资。

交了如此昂贵的投资学费,教训确实是惨痛的。

“愿景”不再,15家被投公司面临破产

软银2019财年亏损1.35万亿日元(125亿美元),如此大的窟窿是怎么来的呢?

曾被称为“投资之神”,孙正义认为:商场如战场,在战斗中,疯狂比聪明更加重要。彭博社曾经在一篇文章中这样描述孙正义的投资风格:“他时常以咄咄逼人的姿态与创业者交流,整个谈判过程过不给创业者丝毫的拒绝余地。”

六分钟聊天后投资了马云,第一次雅虎创始人见面就决定投资,尝到甜头的孙正义,在投资上讲究“快”。对于自己鲜少涉足的领域行业,他也会进行巨额的投资。然而投资有风险,成败一瞬间,随后孙正义出现了接二连三的投资失误,导致了大面积亏损。

最典型事例就是Uber,他曾公开警告,如果不接受软银愿景基金的投资,就会转投其竞争对手Lyft。最终Uber被迫接受了软银以77亿美元入股、占比16.3%股权的投资。

然而,谁都没想到,Uber上市首日就跌破发行价。截止今日,Uber市值仅为483亿美元,相对比此前1200亿美元的估值,蒸发了超过一半市值。创始人也套现离场,留给孙正义一个烂摊子。

让孙正义深陷“巨坑”的就是上面提到的WeWork。他曾私下向《福布斯》做了更详细的解释:“我们对WeWork的估值过高,对这位企业家的信任也太多了。”4月1日,WeWork发布声明,称软银已经通知WeWork董事会特别委员会,将不会完成2019年10月签署的对WeWork的要约收购。

今年2月,美国知名电商平台Brandless正式宣布倒闭,这也是愿景基金第一个死亡项目。无独有偶,3月底,曾对标马斯克SpaceX的美国明星创业公司OneWeb官方宣布申请破产保护,并且已经解雇了约85%的员工。而另一个重金押注的OYO的近况也不是太好,受疫情影响,公司准备对全球数千名员工实施无限期无薪休假。

在最近一次接受《福布斯》的采访中,孙正义承认,随着该公司收紧财务支出,以及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继续撼动日本经济,愿景基金(Vision Fund)投资的88家公司中至少有15家将会破产。

世界首富成世界“首负”

愿景基金成立3年以来,孙正义前后共投入了850亿美元,但软银愿景基金却一跌再跌。

作为孙正义口中的“下一个阿里”,孙正义投了Uber,迎来WeWork。但最终的结果是两家市值缩水近千亿,孙正义资产大幅度锐减。

截至到2019年年底,软银已经负债达1730 亿美元,其中接近一半的负债由旗下公司产生。似乎在阿里之后,孙正义花光了所有“好运气”。为了填坑,软银还不得不出售价值达 140 亿美元的阿里巴巴股票。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孙正义在今年3月份向多家银行质押多达60%的软银股份,作为对其数十亿美元个人贷款的抵押品。据其对日本证券备案文件的分析,在孙正义直接控制的软银4.62亿股股票中,截至3月19日,其向银行质押的股票总额已攀升至2.8亿股。这也使他的质押比例从2019年6月的48%增至60%。

3月23日,软银披露了规模达4.5万亿日元的资产出售计划,所筹集的资金中2万亿日元将用于回购股票,其余资金用于偿还债务、购买公司债券和增加存款,预计将在未来4个季度内完成。

接二连三的沉痛打击也让孙正义转变了激进的投资策略。“在互联网诞生之初,我也曾受到同样的批评。在投资战略上,我已经感到后悔,但是在战略上,我还在坚持。至于愿景基金的愿景,一直如此。”

3月初,孙正义在乐天纽约皇宫酒店,面向华尔街举办了一场非公开内部路演。他表示将压缩软银愿景基金二期的规模,但依旧认为2020年和2021年将是愿景基金获得回报的“最好年景”(best vint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