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由于日本与韩国在半导体供应链上有着不可或缺的地位,例如韩国有两大存储厂商三星与SK海力士等;而日本则有铠侠(原东芝存储业务)和西部数据的存储厂,同时日本还是半导体原物料以及部分机台的生产重镇,如TEL、ShinEtsu与SUMCO等都在日本。

疫情冲击下,日韩存储产业遭遇挑战!国产厂商的机会来了?-芯智讯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扩散,韩国及日本的确诊人数也是持续上升。据韩国卫生部门消息,当地时间3月3日0时至16时,韩国共报确诊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374人,感染者总数升至5186人。另据日本放送协会(NHK)报道,截至当地时间3月3日晚11时,日本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已增至999人。

由于日本与韩国在半导体供应链上有着不可或缺的地位,例如韩国有两大存储厂商三星与SK海力士等;而日本则有铠侠(原东芝存储业务)和西部数据的存储厂,同时日本还是半导体原物料以及部分机台的生产重镇,如TEL、ShinEtsu与SUMCO等都在日本。

再加上近期,三星龟尾手机工厂连续多位员工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LG Display在龟尾的屏厂也因附近出现确诊病例,导致工厂也一度关闭。SK海力士也曾出现一例密切接触者及一例疑似,致使800人紧急隔离,所幸是虚惊一场。不过,随着日韩两国新冠肺炎感染人数迅速增加,市场也开始愈发担心半导体供应链是否会受到冲击。

根据DRAMeXchange的数据显示,目前韩国三星和SK海力士是全球前两大DRAM内存厂商,2019年四季度市占率分别为45.1%和29.2%。与此同时,三星和SK海力士也是全球主要的闪存厂商,两家厂商在2019年四季度的市占率分别为35.5%和9.5%。而铠侠与西部数据的在2019年四季度闪存市场的市占率分别为18.7%和14.7%。

也就是说,如果日韩的疫情影响到国内的DRAM和NAND Flash厂商的生产,那么可能将影响到全球74.3%的DRAM产能和78.4%的NAND Flash产能。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情况。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子产品制造国和重要的电子产品消费市场,中国对存储芯片有着巨大的需求。

根据中国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集成电路进口量约为4451.3亿块,再创新高,同比增长6.6%,进口总金额虽然同比出现了-2.1%的下滑,但仍高达约3055.5亿美元。而这其中,存储器进口额占据了接近1/3的份额。

疫情冲击下,日韩存储产业遭遇挑战!国产厂商的机会来了?-芯智讯

海关数据显示,2019年进口的存储器总体的数量约为417.8亿块,只占总体进口量的约9.39%,但是其约946.97亿美元的进口额,却占到了整体进口额的约31%。虽然2019年存储器进口额相比2018年下滑了23.1%,在总额当中的占比也大幅降低(2018年占比约39.4%),但是这主要是受到了去年存储芯片价格下滑影响。

可以看到,中国对于国外的存储器是有着非常大依赖,如果日韩的存储产业受到疫情的严重影响,那么中国的电子产业,乃至全球的电子产业都将受到重创。

不过,全球市场研究机构TrendForce集邦咨询表示,其对现况逐一确认后,认为目前疫情的扩散对于日韩的存储产业影响并不大。集邦咨询表示,整体而言,目前12英寸半导体厂已经高度自动化,人力已经需求不高,对于DRAM/NAND生产,至今韩国、日本依然维持正常运作。

韩国方面,虽然三星在龟尾的手机工厂出现了确诊病例,受到了影响,但是三星的存储工厂目前并出现疫情,生产也并未受到影响。于此同时,SK海力士的存储工厂也均未出现确诊病例,对工厂的运营也未产生任何影响,因此,未来也没有下调DRAM和NAND产能的计划。

日本方面,虽然目前感染速度没有韩国快速,但也进入群聚感染阶段,不过多集中在观光客多的大城市与地点,如东京、大阪与北海道等。

从目前的信息来看,位于日本的铠侠(原东芝存储业务)和西部数据的闪存厂未有确诊病例,生产目前也未受到影响。

而日本大多半导体原物料厂商地点多数不在人口稠密区,如位在日本东北地区或是九洲等地,根据集邦咨询与厂商的确认,现阶段也都是正常运作与生产,内部也已做好防疫的准备,不让疫情使生产中断。

集邦咨询认为,半导体产业供应链自动化程度高于其他产业甚多,疫情的扩散对于生产影响不大。

当然,如果未来日韩的疫情向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那么必然会对日韩的DRAM和NAND Flash的生产更大影响,而这无疑将会极大影响全球DRAM和NAND Flash的供应。不过,对于国产DRAM及NAND Flash厂商来说,则可能是一个机遇。

疫情冲击下,日韩存储产业遭遇挑战!国产厂商的机会来了?-芯智讯

长江存储64层256Gb TLC 3D NAND Flash

去年9月,长江存储宣布基于自研的Xtacking架构的64层256Gb TLC 3D NAND Flash量产。目前产能和良率正在快速提升。

疫情冲击下,日韩存储产业遭遇挑战!国产厂商的机会来了?-芯智讯

此外,去年年底,长鑫存储的8Gb DDR4内存芯片也已量产。近日,长鑫存储官方网站也已公开列出自家符合国际通行标准规范的DDR4内存芯片、DDR4内存条、LPDDR4X内存芯片的详细信息,并开始接受上述产品的技术和销售咨询。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目前中国的疫情已经基本得到控制。虽然长江存储位于湖北,但是自国内疫情发生以来,长江存储的生产并没有受到影响。早在今年1月底,就曾对外界表示,生产并未受到疫情影响,而且停工停产也不在其计划之内。同样,位于合肥的长鑫存储的生产也并未受到疫情的影响。

而对于疫情影响下的全球存储市场,国盛证券研究所所长助理、电子行业首席分析师郑震湘认为,由于韩国本身资本开支不足,影响到了存储的供应,加上5G推动的智能手机、数据中心、通信三个产业需求叠加爆发,这已导致供需剪刀差会长时间存在,助推产品价格上涨。那么叠加此次疫情,存储芯片供应会受到一定影响,会进一步加剧产品涨价。在供给重压之下,将会助推国产存储的替代。今年长江存储和长鑫存储的出货可能将会出现放量。

编辑:芯智讯-浪客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