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2019年10月14日,航天通信(600677,SH)的一纸公告,爆出惊天巨雷。上市公司公告称,子公司智慧海派存在近45亿元应收账款逾期、巨额债务违约、业绩虚假等重大风险事项。

2019年10月14日,航天通信(600677,SH)的一纸公告,爆出惊天巨雷。上市公司公告称,子公司智慧海派存在近45亿元应收账款逾期、巨额债务违约、业绩虚假等重大风险事项。

此消息一出,航天通信的股价连续三日一字跌停,市值蒸发近20亿元。

对于智慧海派的业绩造假,上交所迅速下发问询函,证监会介入调查,各大媒体纷纷跟踪报道,试图找出其巨额应收账款的流向……但航天通信一再延期回复问询函,至今仍未披露子公司业绩造假的具体情况。

12月初,原智慧海派员工张明(化名)鼓起勇气,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了智慧海派的造假真相。“造假在智慧海派内部统一叫做‘C单业务’,每个部门都会有一个人专门负责这方面的内容,每次审计前大家都会把资料补齐。例如产品经理,就需要补齐产品定义、产品立项资料等……这是一个流水线。

张明还告诉记者,智慧海派要求员工全部使用QQ邮箱进行虚假资料的传输,不允许使用公司邮箱。“当时我们也不知道这个是干嘛的,领导让补资料就补呗,2017年做得还比较少,2018年开始,几乎每两个星期都会有一批单子来,时间久了,大家其实心里都知道,只是不说破而已,而且只要是懂行的人一看这些资料,就知道是漏洞百出的。”

除了神秘的“C单业务”,《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为期一个月的深入研究、走访调查后发现,智慧海派背后盘踞着数十家关联公司,上至前五大供应商,下至多个大客户,共同演绎着这个所谓手机代工“巨头”的虚假繁荣。

文章将从四个章节,深喉揭露智慧海派复杂的关联交易,以及疯狂业绩造假背后的真相。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芯智讯

第一章:大金主酷派遭遇滑铁卢“红派”登场牵出造假流水线

故事要从2015年3月讲起,彼时,归母净利润亏损近2.5亿元的航天通信,看上了一个“重振业绩”的绝佳标的——知名手机ODM/OEM厂商智慧海派。上市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作价10.65亿元收购智慧海派51%股权。

而作为手机代工厂的智慧海派,背靠红极一时的酷派,身家颇丰。2014年,公司归母净利润同比暴增386%至1.1亿元。不仅如此,在收购协议中,智慧海派原股东还“豪气”承诺,在2016年~2018 年的盈利承诺期间,公司将实现数额分别不低于2.5亿元、3亿元、3.2亿元的净利润。

但实际上,对于处在手机产业链条底端的代工厂来说,其业绩在很大程度上会受到公司大客户的影响,时常出现“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现象。

2013年和2014年,智慧海派的第一大客户为东莞宇龙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宇龙通信,即酷派子公司),智慧海派对宇龙通信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高达64.45%、56.94%,可以说是傍人篱落。

可是,意外总是突如其来的。2014年5月,酷派赖以生存的运营商突然宣布启动缩减终端补贴额度。雪上加霜的是,小米、OPPO、vivo等竞争对手们迅速崛起,直接让酷派的收入从2014年的249亿港元骤然下滑至146亿港元,几近 “腰斩”。

令人费解的是,就在2015年酷派走下坡路的关键时期,航天通信选择了收购智慧海派。那么,“大金主”酷派遭遇滑铁卢,智慧海派原股东2016年2.5亿元的净利润又该如何实现?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芯智讯

智慧海派观澜基地

这个时候,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红派科技,就像白衣骑士一般,悄然成为了智慧海派第一大客户。并且,红派科技出现的首年(2016年)就为智慧海派贡献了高达10.99亿元的销售收入,占当期销售总额的16%。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芯智讯

航天通信2016年年报问询函回复函截图

红派科技是智慧海派2015年新签约并试生产的客户,当时预计于2016年批量生产。而智慧海派披露的订单情况显示,2015年1月至8月,公司已实现对红派的总销售量为106万台,几乎比肩同期对宇龙酷派的总销售量。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芯智讯

2015年11月的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重组报告书(修订稿)截图

工商资料显示,红派科技成立于2014年9月15日。也就是说,红派科技刚成立一年,就成为了智慧海派百万级销售量的大客户。奇怪的是,红派手机,似乎从未在市场上掀起过涟漪。

如果销量数据属实,那么在手机行业发展历史上,红派手机可以说是从创立到实现百万级出货量用时最短的手机品牌了。

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多个网络平台上搜索关键词,关于“红派手机”的信息少之又少。根据仅有的资料,2014年9月,红派科技以众筹形式发布了一款智能手机——红派V1,号称要“打响南昌通讯第一枪”,但最终的众筹成绩不尽人意。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芯智讯

记者在网络平台上搜索到的信息

多位原智慧海派子公司的员工告诉记者,红派真实的出货量根本不可能有百万级别。

“红派手机只见过EVT(工程验证测试)装的机器,根本没见过的DVT(设计验证测试),怎么会量产呢?智慧海派上海研发基地的老员工叶磊(化名)向记者透露,红派项目的研发是在南京研发基地,但是研发团队在2015年就被开除了,曾经集体诉讼过。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找到了当年的民事判决书,其中一份判决书显示,南京基地的红派手机项目于2015年11月就不再运营。至于是否转移到其他基地,许多内部员工均向记者表示,未再听过红派项目。

带着疑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找到了原内部员工张明(化名),他给记者发来了一份红派项目的资料,他表示,“项目名称检查”一栏中标注“未存在项目名称”的项目,都是编写杜撰的。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芯智讯

原智慧海派内部员工提供的资料截图

张明告诉记者,在智慧海派内部,造假被统一叫做“C单业务”,每个部门都会有一个人专门负责这块内容,因为文档需要归档,所以每次审计前大家都会把资料补齐。“例如我是产品经理,我就需要补齐产品定义、产品立项资料、商业计划审批书、产品成本,其他部门需要申请料号、需要归档bom(物料清单),以及补齐销售订单、生产通知书等,这是一个流水线。

“我们不能用公司邮箱传输这些假资料,全部用的QQ邮箱。”张明表示,事实上根本不需要走邮箱,OA(办公自动化)系统里申请就行了。按照正常流程,OA流程走到哪个部门,哪个部门把相关文件进行归档就可以了,会有DCC(文控中心)专员负责。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芯智讯

原智慧海派内部员工提供的QQ邮件截图

“当时我们也不知道这个是干什么的,领导让补资料就补呗,2017年做得还比较少,2018年开始,几乎就是每两个星期都会有一批单子来,时间久了,大家心里其实都知道,只是不说破而已,而且只要是懂行的人一看这些资料,就知道是漏洞百出的。”张明补充道。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芯智讯

原智慧海派内部员工提供的来往邮件

对于“C单业务”,原观澜基地的一位核心员工也向记者表示,“有参与过财务报表造假,也就是‘C单’,只签单没有实物,以前每个月都要签很多。”该核心员工还向记者展示了其签C单的图片。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芯智讯

原观澜基地员工提供的“C单“图片

不仅如此,还有多位内部员工向记者透露,红派实际上就是智慧海派老板的品牌,除了红派,智慧海派的老板还有海派贵族、午诺两个手机品牌

记者查询发现,这两个品牌所属的公司,竟然也先后出现在航天通信年报披露的客户名单中,并且与智慧海派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对于航天通信在公告中自曝子公司智慧海派存在业绩虚假等问题,10月14日,上交所下发了问询函,但航天通信一再延期回复,至今仍无音讯。

10月31日,证监会下发了立案调查通知书,对航天通信进行立案调查。记者获悉,已有多位智慧海派核心管理人员接受了调查。另外,记者先后尝试通过电话、邮件等方式与上市公司取得联系,但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第二章:五家供应商三家“关联”物业管理处给出“实锤”!

2016年,红派科技及时登场,“挽救”了智慧海派的业绩。

航天通信2017年4月发布的《2016年年报》,首次将智慧海派纳入并表范围。报告期内,航天通信营业收入达118亿元,同比增长了近100%;归母净利润达2542万元,同比增长了近135%。

可航天通信没想到,上任仅半年的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天职),对公司《2016年年报》出具了《非标准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指出智慧海派所涉及的供应链企业下游客户和上游供应商的确定存在受智慧海派重大影响的情况,且相关内部控制缺失。

在上交所问询函的追问下,航天通信回复称,智慧海派之前的供应商卓辉贸易、富宝科技,实际上是时任智慧海派董事长邹永杭曾经注册过的公司。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芯智讯

航天通信2016年年报事后审核问询函的回复公告截图

虽然航天通信强调,仝超群、栾永文二人与公司及智慧海派无关联关系。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追查后发现,仝超群与智慧海派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2016年年报事后审核问询函中,上交所曾关注到航天通信1年内预付款较期初大比例增长的情况,要求说明前五大预付款对象与公司是否存在关联关系。

彼时,航天通信在回复函中“斩钉截铁”地说,“公司预付账款前五大均由智慧海派供应商构成,均不存在关联关系”。但是,记者通过调查发现,这五家公司中,有三家与智慧海派存在着明显的关联关系。

(一)深圳市宏达创新科技有限公司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芯智讯

航天通信2016年年报事后审核问询函的回复公告截图

关联关系最明显的是第5家公司——深圳市宏达创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达创新)。工商信息显示,宏达创新成立于2011年7月,其法定代表人为仝超群,总经理为廖汉彬,监事为朱泽标。注册地址为:深圳市南山区南头街道艺园路202号马家龙文体中心B幢6楼606室,此前曾入驻8楼801室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芯智讯

启信宝截图

没错,受让智慧海派原董事长邹永杭所持有的卓辉贸易股权的人,也名为仝超群。

记者在深入查询宏达创新的工商资料变更记录时发现,智慧海派副董事长及常务副总裁朱汉坤,实际上是宏达创新的最初投资人,出资比例为99.5%。此外,2013年5月,宏达创新总经理一度变更为朱少武,而朱少武是智慧海派子公司深圳市海派通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海派)的最初投资人及监事。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芯智讯

启信宝截图

在记者调查红派科技的时候,多位内部员工曾提及智慧海派老板还有另外一个品牌“海派贵族”,记者查询资料发现,宏达创新的手机品牌就是他们口中的“海派贵族”。

在宏达创新的官方网站,展示着多款“海派贵族”的手机,及手机立项书、ID等。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芯智讯

(二)深圳市圣宝龙科技有限公司

接下来,再看列表中的第1家公司——深圳市圣宝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圣宝龙)。2016年,航天通信对其计提的坏账准备为1.89亿元。工商资料显示,圣宝龙成立于2015年4月,于2019年3月变更了地址,此前注册地址为:深圳市南山区南头街道艺园路202号马家龙文体中心B幢8楼802室,也曾在11楼办公过。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芯智讯

记者查询发现,深圳圣宝龙实际上通过一家名为“深圳市蓝博兴通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博兴通讯)的公司与宏达创新、智慧海派进行关联。

深圳圣宝龙与智慧海派的关联关系较为复杂。深圳圣宝龙有一个监事名为张修玲,而蓝博兴通讯有一位监事也名为张修玲。另外,蓝博兴通讯的初始股东及原总经理为廖汉彬,前文提到,宏达创的新总经理也是廖汉彬。

不仅如此,蓝博兴通讯的注册地址也是:深圳市南山区南头街道艺园路202号马家龙文体中心B幢,具体地点为6楼609室,与宏达创新在同一层楼。

另外,记者在翻看宏达创新官网时,找到了“蓝博兴”的身影。公司官网“发展历程”一栏里写着:“2015年,与蓝博兴品牌整合,采取双品牌运营模式”。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芯智讯

宏达创新官网截图

由此可见,蓝博兴通讯、深圳圣宝龙,都与宏达创新、智慧海派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芯智讯

宏达创新官网截图

(三)深圳盈聚沣科技有限公司

最后,让我们把目光聚集在列表中的第3家公司——深圳盈聚沣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盈聚沣)。该公司成立于2013年11月。2015年5月,盈聚沣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投资人等均变更为廖汉彬

令人惊讶的是,盈聚沣的注册地址为:深圳市南山区南头街道艺园路202号马家龙文体中心B幢6楼606室,竟然与宏达创新在同一间办公室!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芯智讯

总结来看,在上表5家公司中,深圳圣宝龙、盈聚沣和宏达创新这三家公司都在同一栋楼办公,都与智慧海派关系不浅,并且交易金额巨大。但这些关系上市公司并未在公告中披露,航天通信和智慧海派甚至“明目张胆”地在是否关联的行列中填了“否”。

带着这些疑问,2019年12月2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了上述公司的注册地马家龙文体中心,可不管是6楼还是8楼,都已经更换成为其他公司,或者已是“人去楼空”。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芯智讯

马家龙文体中心6楼

随后,记者以海派员工的身份来到物业管理处,询问这些公司去向。管理处人士表示,上述公司在2019年上半年就已经搬走。“最开始是海派在11楼租了办公室,后来就有了宏达创新,租在8楼,再后来他们那伙人又注册了好几个新公司,什么盈聚沣、圣宝龙、蓝博兴、鼎创宏达,都是跟他们一起的。”

在记者询问“如何判定这些公司都是同一批人注册”时,该人士告诉记者:“因为他们注册新公司、办理新的营业执照,都需要找我们提供场地使用证明,而这几家公司跟我们签合同的都是同一个人,姓祁。

随后,该管理处人士找出了当时的《房屋租赁合同书》(以下简称租赁合同),对比发现,上述公司的租赁合同代表人的确均为一位姓祁的人士。该物业管理处人士补充说,“我们都叫他祁经理,他也是这些公司的人。”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芯智讯

管理处人士提供的《房屋租赁合同书》

“在我印象中,他们有一个老板叫张霞楼,江苏的,一个高高胖胖的男的;还有一个女的叫雍静,他们经常叫她静姐,管财务的。”上述人士说,“他们这伙人搞了好多公司,经常找我们说要换个合同名称开发票,我就说不允许,你们半年、一年就换个公司名称,我们都被你们搞乱了。”

若只凭借工商资料上的“同名”高管、相似的注册地址,那只能说宏达创新、深圳圣宝龙、盈聚沣、蓝博兴通讯等公司疑似存在关联关系。而如今,租赁合同、合同代表人以及物业管理处的说法,无一不“实锤”了他们之间的关联关系。

第三章:揭露“红派”真面目——与“午诺”同为海派关联方

5家供应商中就有3家是智慧海派的关联公司,如此情况令人瞠目。不过,这只是智慧海派关联关系中的“冰山一角”。

细心的读者可能会注意到,与智慧海派老板有着密切关系的有三个手机品牌,除了已经亮相的红派和海派贵族,还有一个午诺没有提到。

搜索航天通信发布的公告,会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曾经突然跃升为智慧海派2016年第一大客户的红派科技,“昙花一现”般在航天通信的公告里消失了。

红派科技的最后一次出现,是在航天通信2017年半年报的“期末应收账款余额前五名”的名单中,排名第一,金额高达5亿元,上市公司计提坏账准备120多万元。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芯智讯

航天通信2017年半年报截图

而期末应收账款余额排名第三的,便是上海午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午诺),期末应收账款余额为2.3亿元,计提坏账准备46万元。

查询工商资料后,记者惊讶地发现,上海午诺(2016年7月28日成立)的老板便是红派科技的老板——范炯毅和邱发雷,而上海午诺的母公司为江西午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午诺)(2017年7月5日成立),江西午诺的母公司则是红派科技。

不同于红派的”低调“,午诺似乎“知名”许多。在百度上搜索,可以看到很多关于午诺手机的报道,而且范炯毅多次以午诺科技董事长的身份接受媒体采访,据媒体报道,范炯毅早年在中兴通讯负责通信设备研发,之后转战手机市场,曾加盟酷派负责国际业务,后来又以斐讯通信全球营销总裁身份出席各种活动。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芯智讯

网络上可搜索到午诺手机的较多报道

从范炯毅的履历可以看到,中兴、酷派、斐讯这些公司都是智慧海派此前的客户。如果说这就是红派、午诺与智慧海派的关联关系的话,难免有些牵强。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联系到范炯毅本人,询问午诺和红派的相关情况,但其仅表示“我们转型了,手机业务会越来越少。

那么,上述公司与智慧海派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关系呢?这时候,江西海航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海航)出现在记者的视野中。

工商资料显示,江西海航的总经理名为蒋湘键,而红派科技的股东名单中也出现了蒋湘键;江西海航的法定代表人为瞿红,红派科技的初始投资人及原法定代表人也叫瞿红。另外,江西海航的股东及监事叫雍静,是一个关键人物,此人就是上文提及与智慧海派有关联关系的深圳圣宝龙的原总经理及执行董事,人称“静姐”。

通过层层关联关系穿透,记者发现,红派科技和午诺科技,是通过江西海航、深圳圣宝龙与智慧海派进行关联,关联关系可以说是非常“隐秘”。

此外,在红派科技和午诺科技都出现了的航天通信《2017年半年报》中,还有一家公司与智慧海派关联的公司——深圳市鼎立华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立华)。除了鼎立华,此前提到的深圳圣宝龙、盈聚沣也再次出现。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芯智讯

航天通信《2017年半年报》截图

工商资料显示,鼎立华成立于2007年,注册地址和上述几家供应商一样,同在深圳市南山区南头街道艺园路202号马家龙文体中心B幢,具体为8楼801室。2014年3月,鼎立华曾变更总经理为雍静,新增监事朱泽标。

在马家龙文体中心,记者曾“口误”询问上述物业管理处人士,“是否听过一家叫做鼎之华的公司?”该人士立即回应说:“鼎之华?应该叫鼎立华吧,鼎立华我知道。也是他们这伙人的公司,这些人找我们换过租赁合同开发票的公司,所以这几个公司名称我们都知道。”

第四章:巨额应收账款逾期大客户到底是真是假?

复杂的关联关系、疯狂的财务造假,这一系列“操作”,可能已经让人眼花缭乱了。但是,故事发展到这里,还有一个谜团并未全部解开——巨额的应收账款逾期,钱都流向了谁的口袋?

航天通信曾在公告中表示,子公司智慧海派“爆雷”的主要原因之一,是2019年以来,大额应收账款未收回,资金链断裂,导致多起银行贷款出现逾期。截至目前,智慧海派应收账款余额为57.04亿元,逾期金额44.59亿元,占应收账款总额78.17%。其中:境内客户15.53亿元,逾期金额14.60亿元;境外客户41.51亿元,逾期29.99亿元。

从智慧海派逾期客户来看,主要为境外客户。查询航天通信2017年以来的财报可以发现,其应收账款期末余额前五名的公司,多为中国香港的公司。《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进一步调查以及实地走访,发现这些客户与智慧海派也存在着重大的关联关系。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芯智讯

航天通信2017年年报修订稿截图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芯智讯

航天通信2018年年报截图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芯智讯

航天通信2019年半年报截图

以上3张截图分别为航天通信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财报中披露的“期末余额前五名的应收账款情况”。通俗点讲,就是在报告期期末欠钱最多的公司。

(一)香港合创智造有限公司

对比3张截图可以发现,航天通信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的应收账款余额第一位都是一家名叫HONGKONG HECHUANG SMART CO.,LIMITED(香港合创智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合创)的公司,期末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5.33亿元、11.78亿元和11.57亿元,占比均超过10%。

香港工商信息显示,香港合创成立于2017年3月15日,董事为周小梅。也就是说香港合创2017年刚成立,就成为了航天通信的大客户。这个“套路”似曾相识,红派科技当年也是如此,刚成立不久就成为了智慧海派的第一大客户。值得注意的是,香港合创已于2019年9月19日“休止活动”,即停业。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芯智讯

香港网上查册中心截图

记者进一步查询发现,在注册香港合创之前,周小梅在深圳注册了一家名称相似的公司“深圳合创智造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合创)”,目前也是注销状态。值得注意的是,其注册地址也是,深圳市南山区南头街道艺园路202号马家龙文体中心B幢11层。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芯智讯

启信宝截图

不仅如此,记者还从物业管理处获取了两份租赁合同,乙方分别是深圳合创和宏达创新,承租地址都是“艺园路202号8层”。

不同的是,宏达创新签订合同的日期是2017年8月1日,租用期限为2017年8月1日至2021年1月31日止。而深圳合创签订的日期为2018年4月1日,租用期限为2018年7月4日至2021年1月31日止。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芯智讯

物业管理处提供的两份租赁合同

“8楼的合同是两个公司签的,一个是深圳合创,一个是宏达创新,他们也是一起的,反正就为了‘开票’,所以要我们分别和两家公司签。”上述物业管理处人士告诉记者。

对于“开票”,他解释称,“因为我们开发票的抬头要和租赁合同的公司名称一致,他们最早是宏达(创新)来签,我们开发票就只能开给它,深圳合创为了也要有票据,就分开签两家,费用一人一半,所以这俩合同,除了名字不一样,剩下的都是一样的。”

(二)香港星艺科技有限公司

接下来,我们来看HONGKONG XINGYI TECHNOLOGY CO.,LIMITED(香港星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星艺)。这家公司2017年就出现在航天通信年报的前五大应收账款客户名单里,2017年底、2018年底及2019年6月30日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是3.41亿元、6.96亿元、6.2亿元。

在网络上查询这家公司,并没有获取到公开资料。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进一步查阅董事资料时,一个熟悉的名字“廖汉彬”再次出现,这名董事与宏达创新的总经理廖汉彬同名,星艺科技的董事廖汉彬的住址为广东省汕头市潮南区。但记者未能进一步证实是否为同一人。

航天通信45亿惊天巨雷背后:深喉揭露神秘“C单业务”造假-芯智讯

香港网上查册中心截图

据可查的资料,香港合创和香港星艺的确是智慧海派的客户。航天通信在回复2017年年报问询时提到,智慧海派2017年主要客户包括香港合创、香港星艺等。

(三)其他三家香港公司

在航天通信2019年半年报的前五大应收账款余额的列表中,除了香港合创、香港星艺,还有LETIGO ELECTRONICS CO.,LIMITED(乐天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天数码);Great Dynasty HK Co.,Limited(盛唐伟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唐伟业)、LIYUAN TECHNOLOGY(HK)CO.,LIMITED(利源科技(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源科技)三家公司。

乐天数码首次出现,是在航天通信2018年年报中,彼时其位列“应收账款前五大客户”的第5位,金额为5.75亿元。到了2019年半年报,乐天数码的排名上升至第2位,金额也上升至7.14亿元。工商信息显示,乐天数码成立于2016年3月16日,同样是刚注册不久,目前状态是“仍注册”。

盛唐伟业于2010年6月成立,在航天通信2017年、2018年底以及2019年6月30日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是3.5亿元、10.16亿元和6.5亿元。利源科技注册时间为2016年11月7日,于2019年上半年出现在航天通信前五大应收账款名单中,应收账款余额为5.5亿元。

起初,记者并不能确定这三家公司亦是智慧海派的客户。但记者在上述原智慧海派内部员工张明处获取了一份智慧海派及旗下子公司2018年1月~9月的销售台账,记者查询台账时发现,上述五大应收账款的公司,都能在台账中找到,也就是说,这5家公司的应收账款,基本属于智慧海派。张明告诉记者,这5家公司的销售金额存在非常大的水分。

对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公开资料、多方采访以及实地采访查出的关联关系,以及业绩造假的事项,记者曾多次致电航天通信证券部、智慧海派新任董事长王群、智慧海派总部,但均无法取得联系。此后,记者还向航天通信证券部发送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回顾历年公告,可以发现,航天通信及下属子公司此前已多次被曝造假:

2007年11月6日,财政部发布了第十三号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公告,公告中提及:“航天通信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03年至2005年划出资金通过其他单位进行周转,虚增利润3110万元。”

2010年8月18日,浙江证监局在对公司进行现场检查时发现,航天通信下属两家子公司出现虚增收入的情况。

2013年12月,航天通信被浙江证监局查出,其子公司易讯科技通过伪造虚假采购合同、销售合同、入库单、出库单、验收单等单据,以及通过与浙江元亨通信等五家公司的资金循环,虚构对浙江元亨通信的销售交易,虚增营业收入近4556万元,虚增净利润近441万元。

尾声

有些故事,在开头就预示了结局。“落寞望族”与“平民富商“的联姻,最终还是以悲剧告终。如今,智慧海派深陷泥淖,航天通信也急于断臂自保,这些业绩造假或许只是“冰山一角”,更多的,需要等待证监会的立案调查结果。

总之,这不仅是一部复杂关联关系和疯狂财务造假的剧集,更是一部手机行业的兴衰史。一个代工巨头倒下的背后,是行业的快速更迭、技术的大浪淘沙。

智慧海派,在酷派大金主倒下的时候,没有选择加大研发投入、开拓新的知名品牌,而是靠关联企业、虚增业绩“续命”,到头来,辉煌也只是“水中月”。而航天通信,在业绩亏损的背景下,不是通过内生增长,而是一味地收购标的,为公司“输血”,最后落得一个面临退市风险的结局。

每经记者:刘玲 王晶

图片来源:现场拍摄、公开资料、受访者供图

视觉:刘青彦

排版:魏官红 郑直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