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华为旗下的芯片公司海思半导体开始对华为之外的企业供应芯片了!”近日,不少媒体在热炒这个消息。但是,这并不是什么新闻!

华为加注100亿?加速开放的“小海思”仍有难解的难题!-芯智讯

华为旗下的芯片公司海思半导体开始对华为之外的企业供应芯片了!”近日,不少媒体在热炒这个消息。但是,这并不是什么新闻!

早在2019年3月17日的时候,芯智讯就发表了题为《华为的“大海思”与“小海思”!》的原创文章,介绍了大家印象中一直只向华为供应芯片的海思半导体,实际上也一直有对华为以外的企业供应芯片。当然之前海思对外供应的并不是麒麟处理器等,而主要是机顶盒、视频监控所需的编解码芯片及主控芯片、WiFi芯片等。

“大海思”与“小海思”

早在2019年3月14日的上海AWE期间,华为消费者业务首席战略官邵洋在接受媒体专访中就首次公开透露了华为的“大海思”与“小海思”的概念。

所谓“大海思”就是这个芯片做出来是供华为自己用的,比如麒麟系列处理器、巴龙系列基带芯片、天罡系列基站芯片、鲲鹏系列服务器芯片、达芬奇架构的昇腾系列AI芯片、鸿鹄系列智慧屏芯片、SSD主控芯片、光通信芯片等。而“小海思”就是芯片做出来是给产业用的,比如之前一直有对外供应机顶盒芯片、视频监控领域的IPC芯片和DVR/NVR芯片。目前海思也是机顶盒、视频监控领域的最大的芯片供应商。

在2019年3月14日当天,华为还正式发布了全新的凌霄系列芯片,并宣布凌霄系列WiFi芯片将于2019年上市,并且将对外销售,加速物联网(IoT)布局。也就是说,凌霄系列芯片是属于“小海思”,是为产业服务的。这也是华为海思在对外开放了视频监控类芯片之后,开放的第二类芯片产品。

而在今年5月华为被美方列入黑名单之后,华为一方面加大了对于“大海思”的研发投入,提升自研芯片的供应,同时也加快了“小海思”的对外开放程度。

2019年10月中旬,华为全资子公司上海海思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海思”)正式通过官方微信对外宣布,针对物联网行业推出首款华为海思LTE Cat4平台Balong 711。这是华为海思首次将旗下的4G基带芯片对外销售,此前华为海思的基带芯片都是供华为自用。

虽然,Balong 711是海思最早开发的4G Modem芯片之一,2014年就已经在华为产品上进行了应用,算是一款比较老的低端基带芯片,但是海思此举则对外释放了一个新的信号,那就是华为的基带芯片也首次进入“小海思”体系,开始对外销售了。华为开始加速布局物联网领域。而上海海思实际则是“小海思”业务的承载主体。

“小海思”加注100亿?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上海海思成立于2018年6月19日,为华为的全资子公司,注册资金8000万,法人代表兼董事长为赵明路。主营业务为:“电子产品和通信信息产品的半导体设计、开发、销售及售后服务;电子产品和通信信息产品的软件和硬件设计、开发、销售及售后服务;电子产品和通信信息产品的器件、芯片、软件、硬件和配套件的进出口业务;相关半导体产品的代理;相关技术转让、技术咨询。”

华为加注100亿?加速开放的“小海思”仍有难解的难题!-芯智讯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6月,华为研发中心项目落户上海市青浦区金泽镇,总用地面积近100公顷,总投资近100亿元,计划打造成全中国乃至全世界范围内具有领先地位的研发中心。而需要指出的是,上海海思的注册地址也正是位于上海市青浦区金泽镇。显然,上海海思是华为上海研发中心项目的关键一环,也是华为“小海思”加速对外扩展疆土的主要载体。

“小海思”的三大业务

在2019年12月22的ELEXCON 2019展会上,上海海思技术有限公司平台和解决方案营销总监赵静秋对外详细介绍了上海海思的相关对外业务,称上海海思将“打开边界,提供全场景智能终端芯片解决方案”。

华为加注100亿?加速开放的“小海思”仍有难解的难题!-芯智讯

根据赵静秋的介绍,海思对外的芯片主要分为三大类:

1、智慧视觉芯片(Smart Media),主要针对安防、消费、汽车等领域,就是前面提及的视频监控芯片;

2、智慧媒体(Smart Media),主要针对STB/TV盒子,就是前面提及的机顶盒芯片。此外,还包括智慧家庭中心,提供聚合计算平台。也就是说鸿鹄系列智慧屏芯片可能也将会对外开放。

3、联接芯片:AIoT,就是前面提及的鸿鹄系列WiFi芯片和巴龙基带芯片;家庭网络:Pon G、hn WiFi。

此外,海思成立了三个企业孵化小组,孵化一些新业务。包括主要针对大中小屏设备的显示小组、针对联网汽车市场的汽车电子小组、机器人小组等。

从上海海思的布局来看,华为“小海思”确实是在加速“打开边界”,未来将可对外提供全场景智能终端芯片解决方案。

难解的难题

自从华为被美拉入黑名单之后,华为在海外运营商及手机业务的扩展上确实遭遇了很大的阻碍。这也迫使华为为了保持增长,在原有业务的突破上,将更多的精力转向了国内市场(国内手机市场份额大幅提升),同时也在加速向其他业务领域进行突破,比如安防监控设备市场、服务器/PC市场、以及对外开放的芯片业务“小海思”。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华为在加速开放“小海思”的同时,也遭遇了很多新的挑战。特别是在华为向物联网、安防监控设备、服务器/PC等市场中下游产业链大举进军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小海思”的开放成效。

如何让合作伙伴放心的与“小海思”进行合作,不必担心来自华为的竞争和限制,成为了一个难题。

比如在安防监控市场,此前华为主要向中游的方案商/集成商、下游的终端厂商提供芯片进行赋能,但是现在华为也在垂直整合,不仅自己做方案集成,还大举进入了安防监控终端领域。而这也与之前海思的众多合作伙伴形成了竞争。

华为加注100亿?加速开放的“小海思”仍有难解的难题!-芯智讯

▲华为在2019年安防展上展示了众多安防监控产品

在华为本身开始进入安防监控下游产业链,与海思在安防监控市场的合作伙伴产生竞争的之势的情况之下,目前海康、大华等头部的安防监控厂商也开始纷纷加码自研芯片,同时也在寻找新的可选方案,以避免对于海思的过渡依赖。

在服务器/PC市场,随着华为鲲鹏系列的发力,目前也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比如,2019年11月,华为技术和山西百信共同建设年产60万台台式机的大型生产基地,并推出了搭载华为鲲鹏920处理器的“太行220”台式机,搭载了国内的中标麒麟、深度操作系统。同时,华为另一个鲲鹏项目生产基地河南省许昌市,2019年1月,黄河鲲鹏服务器和台式机生产线投产暨首批产品交付仪式正式举行,现场签订采购协议总额达6.9亿元。

不过,对于华为来说,其在服务器/PC市场的发展,必须将会面临飞腾、龙芯、申威、海光等众多已有的国产CPU厂商的挑战。虽然政企这块的安全可控市场蛋糕很诱人,但是毕竟现在的状况已经是僧多肉少,而且很多是“亲儿子”,华为这头“狼”突然杀进来抢肉吃,必然会受到竞争对手的“反扑”。而且,由于华为是从芯片到整机都有自己做,这也使得国产服务器/PC的集成商、终端品牌商与华为也存在竞争,后续即使华为选择开放鲲鹏芯片,也会在与华为的合作上会有较大的顾忌。

另外,在“小海思”新对外开放的WiFi和4G基带芯片方面,目前市场上也已经有很多比较强的竞争对手(特别是目前开放的主要是偏低端芯片的情况下),比如在WiFi芯片这块有博通、高通、联发科、Realtek、Marvell、Cypress、展锐等等。在4G基带芯片这块也有高通、联发科、展锐等。

而且更为关键的一点是,这些竞争对手主要只是做芯片,自己并不会与自己下游的方案商、集成商、终端品牌厂商竞争。而“小海思”虽然可以对外开放,也不会染指下游产业链,但是其母公司华为则是从芯片到模组、到终端产品全部都有做,不可避免的会与“小海思”的客户存在竞争关系。而这也毫无疑问的会影响到其与客户之间的合作紧密程度。

比如在2019年10月,华为亲自下场推出了面向工业互联网的首款单芯多模5G工业模组MH5000,售价更是低至了999元。而华为此举直接打击到了移远通信、广和通、美格智能、芯讯通、高新兴物联、中兴通讯、中移物联等国产5G模组厂商。这些厂商的5G模组绝大多数都是基于高通骁龙X55平台,并且价格当时都在2000元以上,即便是勉强降至1000元左右,也难以有利可图。那么华为的4G基带芯片的开放,这些模组厂商会那么放心的与华为很紧密合作吗?

另外,在终端产品这块,还可以举个简单的例子,目前在物联网领域,小米可以说是一家做的非常不错的企业,而小米与华为不但是手机市场的竞争对手,在物联网终端产品上也存在竞争(比如路由器、智能音箱、智能手表/手环、智能电视等产品),那么小米会放心的选择“小海思”的WiFi芯片、基带芯片或者电视芯片吗?

这里还不得不提到的一个问题就是供应上的问题。

随着“小海思”的加速开放,合作伙伴的增多,对于其芯片的产能需求会越来越大,所以需要有足够强大的保证产能稳定供应的能力,这将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如果出现某款芯片出现供应紧张的情况下,“小海思”必然是会优先供应其母公司华为,而其他客户,特别是采用“小海思”芯片的华为的竞争对手必然会受到掣肘。这相当于把自己的“命根子”交到了受竞争对手直接控制的人的手里。

另外还有就是供应的价格上的问题。因为海思是华为的子公司,所以同样一颗芯片,华为竞争对手永远不可能拿得到比华为更低的价格。这也意味着竞争对手产品在与华为的市场竞争上会处于劣势。而且,“小海思”芯片出的越多,华为的成本就越低,利润率会进一步提升。而华为的竞争对手如果用海思的芯片,那么无异于在“资助”华为。

所以,即便是“小海思”能够保持足够的开放,但是如何让合作伙伴放心的与其合作,不必担心来自华为的竞争和限制,则是一个难解的难题,特别是对于那些在下游的方案、集成、终端产品领域与华为存在竞争的有实力的大厂商来说。

“华为过处,寸草不生。”这是行业里经常流传的一句玩笑话。同样这句话也有不少人套用在小米身上。不同的是,小米更多涉及的一些细分的终端产品领域,而华为则是从芯片到产品的整个链条。

当然,华为应该也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目前“小海思”加速开放的芯片主要还是针对物联网领域。由于物联网市场覆盖的面非常的广,除了一些重点市场之外,还有着非常多的碎片化细分市场,华为自己是不可能都自己来做的,通过“小海思”来进行覆盖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编辑:芯智讯-浪客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