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不久前,华强电子产业研究所分析师潘九堂在微博上发表的一篇题为《为何华为轮值CEO对乐视商业模式创新嗤之以鼻》的文章。引起了业内人士对于“乐视模式”与“华为模式”的广泛讨论。今天,潘九堂在微博上发出了“乐视vs华为”系列的第二篇文章:《为何十年之后华成再度成立“打乐办”:当奋斗者遇到A股创业板》

为何十年之后华为再度成立“打乐办”:当奋斗者遇到A股创业板-芯智讯

不久前,华强电子产业研究所分析师潘九堂在微博上发表的一篇题为《为何华为轮值CEO对乐视商业模式创新嗤之以鼻》的文章。引起了业内人士对于“乐视模式”与“华为模式”的广泛讨论。

该文章的观点很明确:乐视“商业模式创新是低层次的创新”,“商业模式的创新是最不靠谱的”,“真正的创新,来自于核心技术投入和基础研究”。

不过也有不少人并不赞同文章的观点,当时另一位微博大V 摩卡也针锋相对的发布了一篇题为《华为轮值CEO凭啥对乐视的创新商业模式嗤之以鼻》的文章,对于潘九堂的观点进行了反驳。

芯智讯当时也对着两篇文章进行了相关报道,同时也进行了一项投票调查:

为何十年之后华为再度成立“打乐办”:当奋斗者遇到A股创业板-芯智讯

从结果来看,7成的网友都支持潘九堂的观点。

今天,潘九堂在微博上发出了“乐视vs华为”系列的第二篇文章:《为何十年之后华成再度成立“打乐办”:当奋斗者遇到A股创业板》

原文如下:

为何十年之后华为再度成立“打乐办”:当奋斗者遇到A股创业板-芯智讯

为何十年之后华为再度成立“打乐办”:当奋斗者遇到A股创业板-芯智讯

为何十年之后华为再度成立“打乐办”:当奋斗者遇到A股创业板-芯智讯

为何十年之后华为再度成立“打乐办”:当奋斗者遇到A股创业板-芯智讯

为何十年之后华为再度成立“打乐办”:当奋斗者遇到A股创业板-芯智讯

为何十年之后华为再度成立“打乐办”:当奋斗者遇到A股创业板-芯智讯

(注:此文已获得作者授权芯智讯转载!)

可以看到,该文承袭前文的风格,对于两家公司的分析还是比较透彻的。不过也可以看出这篇文章的观点还是和上一篇文章一样,认可华为的模式,不看好乐视的模式。

不过,对于“华为模式干的过乐视模式是理所当然,如果干不过则是国家产业政策和激励机制的问题”的看法,我们并不是特别赞同。至少目前的政策和激励机制对大家都是差不多的,只是不同类型的企业在选择上的不同,造成了一定的差异(至少政策没有禁止华为上市吧)。

另外员工为了钱,或者为个人更好的发展前景跳槽也很正常。而之前华为之所以能够发展壮大,并且能够留住人才,主要靠的也是愿意“分钱”,当遇到砸钱更狠,又愿意“分权”的乐视,华为很紧张,并且还特别成立“打乐办”也很正常!

对于企业来说,最为重要的就是人才,其次是资金(可能有人会说制度和管理也很重要,但是制度是谁来制定?管理谁来执行?当然还是人)。当有了一大帮牛逼的人才,再加上充足的资金,想要成大事并不难。

私以为,华为现在的问题的是,做为一家传统企业,其“天花板”已经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预见的了,因此其内部不少高管的个人发展的天花板也已开始显现。相比之下,乐视这家“生态型”互联网企业所带来的“想象空间更大”。再加上乐视愿意砸钱、愿意放权,不少华为高管跳槽乐视,也并不奇怪。不过,乐视的问题是,它的这种“烧钱”的模式能够烧多久?是一场篝火晚会落幕前的狂欢?还是“烈火见真金”前的淬炼?

所谓“成王败寇”,或许最终的结果才是验证其模式对错的最佳标准。所以我们还是走着瞧。

补充:昨天晚些时候,华为EMT高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华为成立打乐办)这个是谣传,而且目前(乐视)不可能对华为终端业务产生威胁,华为的能力在于大平台,而不是几个人。”根据华为的公司治理规章,EMT是华为日常经营的最高责任机构,受董事会委托执行华为的日常管理。不过如果华为真的成立“打乐办”肯定也是不会对外界承认的。

编辑:芯智讯-浪客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