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3月9日消息,据Deeptech爆料,中芯国际CO-CEO赵海军即将加码紫光集团。并称“赵海军已经向中芯国际提出辞呈,虽然中芯国际董事长周子学极力挽留,但他投奔紫光之心已决,预计近日将到紫光集团报到”。随后中芯国际官方对此消息进行了否认。

中芯国际两位联席CEO相继被传跳槽,问题出在哪?-芯智讯

3月9日消息,据Deeptech爆料,中芯国际CO-CEO赵海军即将加码紫光集团。并称“赵海军已经向中芯国际提出辞呈,虽然中芯国际董事长周子学极力挽留,但他投奔紫光之心已决,预计近日将到紫光集团报到”。

中芯国际两位联席CEO相继被传跳槽,问题出在哪?-芯智讯

▲赵海军(来源:中芯国际官网)

在此消息传出之后,紫光集团方面对此消息表示:“不予置评”。而中芯国际则通过官方微信发布声明称,“该消息不实,任何中芯国际最高管理层人事变动,以公司发布公告为准“。

中芯国际两位联席CEO相继被传跳槽,问题出在哪?-芯智讯

其实,在此次传出”赵海军跳槽紫光集团“之前,Deeptech再去年10月也曾爆料过,中芯国际的另一位联CEO”梁孟松可能将离开中芯国际,意欲另起炉灶参与由以前台积电南科14厂的核心团队为主要成员的新筹建的晶圆代工企业“。

当时,芯智讯就曾发文《梁孟松将离开中芯国际另起炉灶?这恐怕只是个谣言!》表示该消息可能只是个谣言,随后事实也证实了我们的判断。

那么此次Deeptech的爆料有多少可信度呢?

联席CEO机制出现了问题?

早在去年9月初,业内就有传闻称,前台积电大将“梁孟松已正式加盟中芯国际”。去年10月16日,中芯国际效法台积电,正式宣布任命赵海军、梁孟松博士为中芯国际联合首席执行官(Co-CEO)兼执行董事。

古语有云,“一山不容二虎”!一个企业如果有两个最高决策者的话,那么通常不可避免的会出现,当一个问题两个人有不同意见时到底该听谁的?而且也不可避免的会形成内部派系。当然,如果本身两个人就是磨合已久,形成了相当的信任和默契,这方面的问题就会少很多。

赵海军在2010 年就加入了中芯国际,2017年5月出任中芯国际CEO,然而仅5个月之后,就突然空降来了个梁孟松,成了联席CEO,两人也是第一次合作,再加上梁孟松在技术上的强势,加入中芯国际之后,就很快出了成果。2018年8月中芯国际14nmFinFET工艺成功进入客户导入阶段,今年2月即将量产,同时中芯国际的12nm FinFET 工艺也将问世。而这其中最大的功臣自然是技术大牛梁孟松。一时间,梁孟松内外的风头无二。相比之下,专长在于管理的赵海军则显得有些落寞。如此种种,可能确实造成了二人之间存在一些“嫌隙”。

中芯国际两位联席CEO相继被传跳槽,问题出在哪?-芯智讯

上海展开集成电路产业系列调研,梁孟松(左一)作为中芯国际高层对外接待官员

问题一旦出现,却又持续得不到解决,自然就会出现各种传言,甚至是传言成真。否则之前外界也不会传出梁孟松将“离开中芯国际,另起炉灶”的传闻,要知道,空穴不来风啊!更巧的是,在”梁孟松将离开中芯国际,另起炉灶”的传闻刚平息不久,现在又传出“赵海军将跳槽紫光集团”。显然中芯国际“联席CEO”的机制出现了问题。

而作为晶圆代工领域最先推行联席CEO机制的台积电,其两位联席CEO在接班后也出了一系列的问题。

早在2013年,台积电就将刘德音和魏哲家同时被任命为公司总裁兼CEO,他们直接向公司董事长张忠谋报告工作。

虽然当时台积电是有两位CEO,但是实际上有张忠谋这个“太上皇”在坐阵,大的决策也是由张忠谋把关,所以一直以来台积电的发展也很稳健。但是,自去年6月张忠谋正式退休,刘德音、魏哲家正式接班之后,台积电却在不到8个月内两度下修财测、发生一次严重的病毒入侵事件和一次严重的晶圆污染事件,损失惨重。对此,台湾媒体分析认为是,联席CEO“接班后,螺丝松了”,“内斗、派系角力”。

为何这次绯闻“男友”会是紫光集团?

回过头来,我们再看紫光集团的半导体布局。

近年来,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十分迅猛,而在此之前,紫光集团就已经开始深度布局半导体领域,此后仅用了数年时间,就迅速发展成为了中国半导体领域的“第一航母”。

2013年,紫光集团宣布以1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在美国上市的手机芯片厂商展讯通信。随后在2014年,紫光集团又斥资9亿美元拿下功率放大器、蓝牙与FM芯片厂商锐迪科。随后,紫光又将这两家公司合并为了现在的紫光展锐。

目前展锐每年手机芯片全球出货规模超过6亿套片,市场份额占比达25%左右,是全球第二大手机芯片厂商,出货仅次于高通。同时,在全球公开市场,展锐也是唯一一家(华为是自用)可以与国外玩家直面竞争的中国大陆芯片厂商。在本月的MWC展会上,展锐还推出了首款自研的5G基带芯片,成功跻身5G第一梯队。

另外在存储和DRAM领域,紫光集团也有深度布局。2015年,紫光集团从同方股份手里收购了同方国芯36.39%的股权,进入DRAM领域,随后同方国芯更名为紫光国芯。

2015年7月,紫光集团非正式地向芯片存储巨头美光科技提出金额高达230亿美元的收购要约,但遭到了美光的拒绝,据悉是因为美光担心美国政府基于信息安全方面的考虑阻挠此桩交易。

2016年7月,紫光集团又收购了武汉新芯的大部分股权,并注册成立了全新的长江存储,将武汉新芯变成了长江存储的全资子公司。

此外,由紫光集团还联合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湖北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湖北科投共同投资800亿建设国家存储器基地项目。而长江存储则是其中关键一环。

目前,长江存储的32层3D Nand Flash已经量产,并已开始128Gb的64层3D NAND的研发。

2017年1月,紫光集团宣布投资3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056.38亿元)在南京建设半导体产业基地,主要生产3D-NAND FLASH、DRAM存储芯片等,占地面积约1500亩。建成后,这将是中国规模最大的芯片制造工厂,月产量将达10万片。此外,紫光董事长赵伟国还宣布,将在成都建一座12英寸晶圆厂。

中芯国际两位联席CEO相继被传跳槽,问题出在哪?-芯智讯

2017年12月中旬,紫光集团宣布增资光宝旗下新建子公司苏州光建5500万美元,持股55%。2018年1月,光宝旗下子公司建兴与紫光集团正式联合宣布,将联合投资1亿美元,在中国苏州兴建一座SSD固态硬盘开发、制造工厂。

除了手机芯片和内存/存储芯片领域之外,紫光集团还深度涉足了封测领域。

早在2015年10月,当时的台湾封测大厂矽品想引入紫光集团对抗日月光的敌意购并,而紫光集团则希望通过进入封测市场,补足其整个芯片战略缺失的一环。双方达成协议,紫光集团以约111.33亿元收购矽品25%股权。与此同时,紫光集团还宣布向台湾另一家封测大厂——力成投资约6亿美元,获得力成约25%的股份,成为其最大股东。随后在2015年12月,紫光集团还宣布斥资23.94亿元收购台湾封测大厂南茂科技25%的股权。

不过可惜的是,这三笔交易均由于台湾政府的反对而告吹。而紫光在封测领域的布局也被全盘打乱。既然,在台湾投资不行,那么就紫光就只能转向投资这些封测大厂在中国大陆的子公司。

2016年11月30日,紫光集团与南茂双方决定合资经营南茂中国子公司──上海宏茂,南茂科技全资子公司 ChipMOS TECHNOLOGIES (BVI) LTD. (ChipMOS BVI)将转让中国上海全资子公司宏茂微电子的 54.98% 股权给紫光集团等策略投资人。之后,再利用出售股款与所有策略投资人等比例来共同增资上海宏茂微电子,以提供充足的资金协助。

2017年11月24日,紫光又以10.26亿人民币收购了台湾封测大厂矽品子公司——矽品科技苏州有限公司30%的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紫光集团通过二级市场多次增持中芯国际股份,至2016年12月5日,其持股比例已升至7.07%,成为了中芯国际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仅次于大唐电信和中国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随后虽有减持,但截止2018年6月30日仍持有中芯国际6.9%的股份。

中芯国际两位联席CEO相继被传跳槽,问题出在哪?-芯智讯

所以,从目前来看,紫光集团的半导体布局已经覆盖了手机处理器/基带芯片,物联网芯片,内存/存储芯片,半导体封测、晶圆制造等众多关键领域,并且已经形成了一个相对完整的半导体产业链条。

紫光的疯狂“挖人”

而在紫光集团近年来在半导体领域所取得的成绩,也是得益于赵伟国对高端人才的疯狂追逐。

2015年10月,前华亚科前董事长暨南亚科总经理高启全加入紫光集团,担任全球执行副总裁。随后,晶圆代工厂联电前CEO孙世伟也加盟紫光集团,担任全球执行副总裁一职。据紫光内部人士透露,孙世伟加入后,将协助紫光在成都设立12寸晶圆厂,扩大整个半导体蓝图的构建,与高启全联手共筑逻辑和存储器双版图。

2017年初,前华亚科总经理梅国勋自美光退休后,正式加入紫光集团,担任高级顾问。南亚科前营运支持副总经理施能煌也加入了紫光集团,担任紫光集团高级副总裁。

2017年4月,前中兴通讯执行副总裁曾学忠加盟紫光集团,任全球执行副总裁。同年11月,曾学忠接替李力游出任紫光展锐CEO。

2018年初,紫光集团又挖来了前华为无线终端芯片产品市场总监周晨,出任展锐市场副总裁。2018年5月,原工信部电子信息司司长刁石京出任紫光集团联席总裁,随后12月份又出任紫光展锐副董事长及CEO。与此同时,华为前副总裁楚庆出任紫光展锐联席CEO。

显然,紫光这艘半导体航母的成功启航,离不开这些高端人才的助力。同时也反映了紫光及赵伟国对于高端人才的渴求。所以此次传出赵海军跳槽的对象是紫光也不足为奇。

资料显示,赵海军毕业于北京清华大学无线电电子学系(1989年更名电子工程系),获得工程学士和博士,并在美国芝加哥大学商学院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拥有超过20年集成电路技术研发和生产经验。在2010年加入中芯国际前,是台湾存储大厂茂德的技术发展暨产品本部兼大中华事业部副总。更早之前任职于 TECH Semiconductor Singapore(2011 年成为美光全资子公司)、美国德州仪器等外商。

是“谣言”,还是遥遥领先的“预言”?

虽然目前中芯国际已经对“赵海军跳槽紫光集团”这一传闻表示,“该消息不实,任何中芯国际最高管理层人事变动,以公司发布公告为准“。但是,从用词来看,并不是很激烈的将其称之为“谣言”。而且作为上市公司,高管的变动,是需要提起发布公告的,所以中芯国际的通过官方微信如此回应也很正常。

而且,中芯国际此前辟谣却最后成真的事例早已有之,比如2017年9月之时,业内就盛传梁孟松要加盟中芯国际,但是随后中芯国际官方就对此进行了辟谣。然而就在中芯国际在否认梁孟松加入消息一个多月后,就正式宣布任命梁孟松与赵海军为中芯国际联合CEO暨执行董事,双方共同负责公司及其附属公司的日常管理。

在芯智讯看来,此次中芯国际的回应似乎也并不能真正打消外界的疑虑和猜测。而且正如我们前面所提及的,联席CEO架构所存在的问题,以及目前梁孟松风头正盛局面,都使得赵海军确有可能会萌生“出走”的想法。而紫光以及赵伟国对于高端人才的渴求,以及紫光在半导体领域巨大的发展前景对于赵海军来说也确有着很大的吸引力。

那么假设此次传闻为真,赵海军加盟紫光集团后,可能会加入长江存储或者负责紫光其他与存储相关的业务。

值得一提的是,前担任长江存储的首席执行官的杨士宁此前也是从中芯国际出来的(2011年9月离职),赵海军与其应该是旧相识(2010年10月加入中芯国际,担任12寸厂运营中心副总),并且双方之前应该也有过较多的交集。

当然,目前中芯国际官方既然已经对此传闻已经进行了否认,我们还是暂且将其当作“不实消息”吧,让时间来检验。

作者:芯智讯-浪客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