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受资金压力的影响,贾跃亭创立的FF在12月5日发布了新的人员调整计划。FF称,FF将采取进一步的成本削减措施来应对当前的财务状况,包括进一步采取停薪留职措施。留下来继续工作的全球1000余名员工,临时减薪并继续为FF 91生产交付工作。

FF继续削减运营成本,仅留1000名员工且薪水缩减-芯智讯

受资金压力的影响,贾跃亭创立的FF在12月5日发布了新的人员调整计划。

FF称,FF将采取进一步的成本削减措施来应对当前的财务状况,包括进一步采取停薪留职措施。留下来继续工作的全球1000余名员工,临时减薪并继续为FF 91生产交付工作。

FF表示,因投资人违约拒绝支付投资款,FF现正面临严峻的现金流危机,而恒大健康进一步拒绝根据合同约定解除对FF资产的留置权,使得FF暂时很难通过资产抵押贷款实现短期融资。FF指责恒大称,投资人的违约毫无疑问伤害了全球FF员工、供应商、合作伙伴、以及所有预定用户的利益。

FF表示,将很快在主仲裁庭提交紧急救济程序申请,此项紧急救济裁决可能会延迟两到三个月,因此FF公司现金流的紧张状况仍将持续。

恒大与FF矛盾的公开化发生在一个月前的10月7日。十一小长假最后一天晚间,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按照当时时颖与FF的协议约定,时颖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时颖在2018年5月25日已提前支付完毕2018年年底前应付的8亿美元。时颖是FF的全资子公司,拥有Smart King 45%的股权。

但在2018年7月,贾跃亭方面称时颖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时颖提前支付7亿美元。“时颖为了最大限度支持Smart King的发展,与Smart King及原股东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前提下,提前支付7亿美元。”

恒大表示,贾跃亭利用其在Smart King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 Smart King,在未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时颖付款,并以此为借口于2018年10月3日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1)剥夺时颖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2)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时颖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该说法后被FF否认。FF称,提前支付5亿美元为由恒大主动提出,且贾跃亭并未对董事会进行操控。

10月25日晚间,恒大健康与FF官方分别发布了关于此次紧急仲裁的最终结果。FF声称,其申请紧急仲裁全面获胜,正式开放全球融资。“仲裁员裁决恒大不能再阻止FF从其他融资渠道获取资金”。

随后,恒大健康发布的公告显示,仲裁员驳回Smart King彻底剥夺时颖融资同意权的申请,并且也驳回了Smart King突然提出的解除 Season Smart资产抵押权的新申请。

但是,仲裁员同意,Smart King可以进行有严格条件的融资,其中新股融资的估值不得低于时颖投后估值,时颖享有新股的优先购买权;并在最终仲裁前对外融资不得超过5亿美元。

2018 年11月12日,恒大健康表示,合资公司于12日再次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紧急申请,要求剥夺时颖的资产抵押权。此前,紧急仲裁员已驳回合资公司提出的剥夺时颖的资产抵押权的申请。

恒大健康于11月18日称,2018 年 11 月 17 日了解,若干自称为合资公司股东的法拉第美国的员工在美国洛杉矶高等法院提起集体诉讼,无理控告本公司、时颖、及时颖代表董事违反信托责任等法律责任,要求赔偿等济助。

11月29日晚间,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其旗下100%控股子公司时颖公司收到香港仲裁中心提出的紧急仲裁结果,紧急仲裁员全面驳回了合资公司剥夺时颖对合资公司的资产抵押的申请。

来源:腾讯新闻《一线》李思谊